【ALENG 自媒体】10月16日早间自媒体专稿,火星上是否曾经存在过生命?或者今天的火星上,是否仍然有某种形式的生命存在?这是一个长期以来备受争议的话题。撇开那些别有用心的阴谋论者的论调,实际上包括大多数科学家在内的公众人士,都对这个问题的答案不置可否。最近,美国宇航局一项43年前的火星任务,再次激起了公众对于火星是否仍然存在生命迹象的热议,而根据当年参加该任务的NASA科学家的说法,早在1976年的美国宇航局海盗号火星着陆器任务中,科学家实际上已经在火星上发现了微生物存在的证据。

要知道这个问题的来龙去脉,需要对1970年代美国宇航局的海盗号火星任务进行一个简单的了解。

1975年8月20日,美国宇航局在位于佛罗里达州卡纳维拉尔角的空军基地发射了两个火星探测器,分别被称为海盗1号和海盗2号。1976年7月20日,这两个火星探测器分别在火星的Chryse Planitia(黄金平原) 西坡和乌托邦平原安全着陆,两个着陆点相距4000公里。海盗号火星着陆器,是人类历史上首个在火星上安全降落,并且成功传回火星表面照片的探测器。海盗号火星着陆器远远超过了预期90天的设计寿命,1980年4月11日,海盗2号着陆器停止向地球发送数据,而海盗1号于1982年11月11日传回最后一张照片之后,与地球失去了联系。

海盗号火星着陆器之所以一直备受科学家关注,是因为根据当时两个着陆器传回的科学数据表明,火星土壤中存在着微生物活动的迹象。在火星着陆之后,这两个相距4000公里的机器人分别进行了3个生物学实验,实验结果令科学家感到惊诧:火星土壤中存在意想不到的神秘的化学活性。当时,有媒体已经表示,美国宇航局在火星上发现了生命迹象。但是美国宇航局的大多数科学家认为,海盗号在火星上进行的生物学实验样本,可能已经遭到着陆器的污染,因此,该结果不能表明火星上确实存在生命活动。这个结论后来成为海盗号的官方结论,此后,尽管关于该任务的质疑一直存在,但是美国宇航局官方从未就此做出新的表态。

本月早些时候,当年参与海盗号任务的美国宇航局前科学家吉尔伯特·莱文(Gilbert Levin)在《科学美国人》杂志发表署名文章,坚称当年的海盗号火星着陆器的科学数据准确无误,并且要求美国宇航局组织专家,对任务采集的科学数据进行重新审查,以便澄清关于火星是否存在生命活动的传闻。 吉尔伯特·莱文当年负责的就是海盗号的生物学实验模块,他分析说,两个相距超过4000公里的机器人,都在火星土壤中检测到了微生物呼吸的证据,表明某种形式的生命确实存在于这个红色的星球上。

吉尔伯特·莱文列举了此后多次火星任务收集到的证据,表明不仅火星在远古可能存在过生命,甚至今天也可能存在着某种形式的生命。他说,NASA的火星探路者、凤凰号、好奇号火星机器人都曾经发现了火星表面存在液态水的证据;火星大气中不定期增多的甲烷成分,可能是生物活动的结果;好奇号曾经拍摄到在火星表面快速移动的“鬼火”,很可能是甲烷自燃的结果,这在地球上是一个很常见的现象;好奇号火星车曾经拍摄到火星土壤中有蠕虫状的物质等等。

事实上,对当年海盗号的科学数据,美国宇航局曾经在2016年组织过一次重新审查,结论是“维持原判”。尽管如此,就寻找外星生命来说,仍然是美国宇航局的头等大事。2019年2月13日,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局长吉姆·布莱登斯汀(Jim Bridenstine)在一次媒体见面会上表示,“我们可能会在火星上发现微生物生命。我们现已承诺派遣宇航员前往火星。那里的任何生命都可能威胁到他们,甚至在他们返回时威胁到地球。因此,火星上是否存在生命,现在成为头等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