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NG博客

Category: Blog (page 1 of 2)

ALENG的博客文章。

谷歌搜索恢复Chrome浏览器排名

据腾讯科技北京时间3月26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在谷歌主动对其Chrome浏览器搜索排名进行为期60天的自我惩罚后,本月早些时候该公司结束了该惩罚期,并恢复了Chrome的正常PageRank排名。

今年1月4日,谷歌反垃圾网页部门负责人马特卡兹(Matt Cutts)宣布,由于谷歌聘请的外部媒体在推广Chrome过程中存在违规行为,因此将降低Chrome下载页面(google.com/chrome)的搜索排名,该“惩罚期”将持续60天。

目前尚未了解谷歌具体于哪一天结束了对Chrome搜索排名的惩罚。但专门关注搜索产业发展动向的美国科技博客网站SearchEngineLand此前报道称,谷歌对其Chrome搜索排名的惩罚期已于3月16日结束。

搜索结果显示,在谷歌香港搜索“浏览器”,chrome排名第五,而chrome浏览器官方页面的Pagerank值显示是8。

谷歌推出Google+开发者页面

新浪科技北京时间2月7日晚间消息,谷歌7日宣布,正式推出Google+开发者(Google+ Developers)帐号和相应的页面,旨在帮助开发者关注与Google+平台、活动内容、社区动态、以及其它值得开发者关注的相关消息。

Google+开发者关系团队主管克里斯·查波特(Chris Chabot)称,欢迎用户将开发者页面添加到Circles功能之中,并提醒开发者关注创意交流会(hackathons)、会议及其它平台的发布。

美国东部时间每周三的下午两点半,开发者可以定期登录Google+,通过Hangouts视频功能进行交流。目前为止,开发者普遍关注谷歌推出Google+开发者页面,许多开发者还希望获得与Google+ API(应用编程接口)相关的更多信息。

Facebook击败Google+的十大理由

美国科技博客BusinessInsider周二发表署名为埃利斯·汉姆伯格(Ellis Hamburger)的分析文章称,谷歌社交网络Google+虽然不错,但还无法像Facebook那样出色,并列出了Facebook将击败Google+十大理由,其中就包括双方用户量上的巨大差距。

在上周面向公众开放注册后,Google+的用户量达到了上千万人。但是这些用户会继续使用Google+吗?Google+是一个不错的社交网络,但是还无法达到像Facebook那样的出色程度,特别是面对一个全新、升级后的Facebook。

  以下是Google+无法匹及Facebook的十大理由:

  1.Google+用户太少

看到Google+信息流中整天就是同样的10-20人,你会感到厌烦。而且大部分人会在Google+中现身的原因是他们登陆了Gmail邮箱。

几乎我所有的好友都在使用Facebook和Facebook Chat,它们让体验更加深刻、有趣。况且,谷歌高管也不经常使用Google+。

  2.Facebook新功能击败Google+“圈子”(Circles)

Google+的圈子功能可以使得用户在特定好友群内分享信息,不过这一功能已经被Facebook学到手。

Facebook推出了智能列表(Smart Lists)分组功能,该功能可以比较智能的将某组类似用户自动分配到预置列表中。我们更喜欢智能列表功能,只要该功能别轻易的对用户造成干扰。

     3.Google+用户界面过时

Google+目前使用的用户界面与Facebook之前界面类似,但是该传统界面已经遭到了Facebook的摒弃,后者推出了全新革命性“时间线(Timeline)”个人页面布局。

当谷歌发布Google+时,Facebook一定在暗自偷笑,因为他们知道Google+用户界面可能在发布几个月后就会进行大范围改版。

     4.Google+垃圾消息泛滥

Facebook中只允许用户好友在帖子或图片中提及用户本人,但是Google+可允许用户提及所有人,这将使你通知区的垃圾消息泛滥。

Twitter也是使用同样的提及功能,除非用户被提及,否则红色代表通知的数字不会出现在Gmail或谷歌搜索的界面上。

  5.Google+信息流不够简练

Google+中的信息流中充斥着冗长的帖子,如果某位用户发布了长篇文章,并且得到了大量评论,那么用户显示屏上将无法看到Google+的完整页面。用户需要更长的时间来更新、查看好友及其家人的最新动态。

  6.新Ticker功能可实时显示好友动态

Facebook最新推出的Ticker功能可让用户实时了解好友的状态更新、正在聆听的音乐,再结合上News Feed信息流功能,Facebook的用户体验要优于Google+那种令人厌烦的信息流界面。

  7.Google+合作伙伴少

目前已经有像Zynga这样的多家公司将其业务建立在了Facebook Credits虚拟货币之上,而Facebook最新推出的开放图谱(Open Graph)平台又进一步巩固了他们的领先优势。

Facebook开放图谱将使得开发者打造更多沉浸式应用,使用他们与Facebook之间的联系更加紧密。

Facebook已经与Netflix、Spotify、耐克、Zynga等多家公司达成合作,而Google+上现在只提供Zynga的《CityVille》游戏。

  8.Google+的新鲜度难以维系

什么才是Google+的“杀手锏”、最大优势?Google+的优势就是在于“Google+不是Facebook”。

从一开始我们就注意到有很多人频繁的在Google+上发布帖子表示他们已经厌倦了Facebook。Google+最初给人以非常新奇的感觉,这也是很多人感到为之振奋的主要原因。

但是Google+将面临Facebook同样的问题,我们将其称之为“Facebook疲劳”。Google+目前给人以更加新鲜的感觉,不会像Facebook那样感觉疲劳。

事实上,我们应该将这种现象称之为“社交网络疲劳”,不管用户如何使用社交网络,不断的分享和评论行为总会让人感到疲倦。

 9.Facebook功能难以掌握

不过对于大部分用户来说,Facebook愈加难以掌握。用户在与好友进行沟通时,他们并不是很在意所谓的“杀手级功能”。

Facebook已经推出了多种新功能来抗衡Google+,比如智能列表对抗Google+的圈子功能、Skype视频聊天对抗Google Hangouts群组聊天功能等。

但是大部分用户甚至不知道怎样使用Facebook的这些新功能,这也意味着这些新功能还称不上杀手级应用,用户也会慢慢了解,防止大批用户转向Google+。

  10.Google+需进行差异化发展

对于两家功能大致相似的社交网站来说,他们并不会具备同样的生存空间,特别是在两家网站用户差距悬殊的情况下。

这也不会导致用户的转移,因为同时使用两个社交网络,用户将会感到疲倦。

Google+拥有像网络直播、谷歌文档(Google Docs)这样的新功能,但这不足以击败Facebook,更不要说击败一个已经进行大幅改版的全新Facebook。(据新浪科技

中国人的苹果情结

我一直对苹果有一种不可理喻的抵抗,感觉这东西为什么居然跟日本人干上关系了。直到iphone 4出来,iPad光芒万丈,我识才对苹果有了一个基本的认识,然而一直还是不喜欢,哪怕iphone 4或者iPad。就手机来说,我钟爱的是黑莓,现在使用的是黑莓9520;就平板电脑来说,我钟爱的是Android系统,目前使用的是haiPad M7,但是看上了三星P1000(Galaxy Tab)。所以我估计在比较长一段时间内,我不可能喜欢苹果的产品。

最近在凤凰网看到一个文章,《中国人的苹果情结》,感觉比较有意思。文章指出的事实,表明国人不仅热衷于在伦敦购置豪宅,也善于追捧iphone。购置豪宅的理由可想而知,而使用iphone 4的人99%仅仅是因为这货贵。所以,当你在大街上看到有人手持iphone 4高声叫喊时,你大可不必感到低人一等,因为那些使用iphone 4 的中国人基本上使用的是它的电话功能。

以下是财富中文网的文章《中国人的苹果情结》:

中国人偏爱苹果产品的证据随处可见:在纽约第五大道的苹果旗舰店里,来自唐人街的中国面孔常年不断;不久前还有报道称,有些妇女将数十部iPhone绑在身上,试图从香港走私过关;另外在iPhone 4上市期间,由于北京的苹果专卖店曾短暂地取消了每人限购两台iPhone的限额,有黄牛党为了抢购iPhone,甚至大打出手。

难怪早在几年前,苹果公司就把中国市场当成了金砖四国(BRIC,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中的“首选之地”。苹果首席运营官蒂姆 库克上周对分析人士说:“我们在中国付出了大量的精力,而结果也是绝对令人震惊的。”

上侧的图表显示,苹果公司亚太地区的营业收入出现了显著增长。而一直到2008年以前,由于亚太市场的营业收入无足轻重,在苹果向美国证交会提交的报告里,苹果甚至没有将它单独列出来(它被苹果归到了“其它部分”一类,同属于该类别的,还有苹果旗下FileMaker软件的销售额)。而到了今天,根据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分析师凯蒂 休伯蒂提供的数据,亚太地区已经成了苹果公司最大的收入增长引擎。在上个季度,公司营业收入增长中39%来自亚太地区。

库克指出,在亚太市场上,苹果公司大中华区2011年第一财季的营业收入总额达到了26亿美元,是去年同期的四倍。

尽管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手机市场,但是13亿中国人民并非人人都负担得起iPhone。不过根据休伯蒂的估算,中国大概有5000万人口的中产阶级,他们拥有大量的可支配收入,并且“对智能手机和苹果品牌怀有强烈兴趣”。这些人都是苹果的核心潜在客户。

他们就是苹果公司所瞄准的目标。苹果公司宣布两年内将在中国开设25家专卖店。目前有四家这样的商店已经建立了起来。苹果公司表示,这些商店所吸引的客流量和所产生的收入,是全球任何其他地区的苹果专卖店都无法比拟的。

讽刺的是,iPhone虽然是在中国大陆生产的,但它的生产速度却不足以满足中国对iPhone的需求。提康德罗加证券(Ticonderoga Securities)的布莱恩 怀特不久前刚做了一次中国之行,他在去年12月份报道称,中国的iPhone 4已经断货两个月了。他估计中国联通大概有三分之一的订单无法执行。

怀德写道:“我们认为,中国仍处于‘苹果热’的早期阶段。”

(原文:凤凰网

那个蓝色上衣的女孩

很多年前,大约还是我读初中的时候,曾经热烈地暗恋那个蓝色上衣,大眼睛,剪发头的小女生。她是到初三才从别处转学到我的班。这之前,我的学习成绩是班上的前三名,但是自从她来了之后,连续两次考试我被残酷地挤出前三名从而严重打击了我的好学生的自尊。从此的梦中,这个蓝色上衣的小女生时时出现,而我总是站在不远的地方愤怒地瞧着她,仿佛要揍她一顿才解恨。初中毕业以后,她考入一个卫生学校学护士,我从此没有再见到她,但是我忽然发觉那睡梦中的恨原来是因为爱,以至我不得不放弃自己孤傲的自尊低三下四地给她写了封信,等到读了她的回信,我才知道原来在她的心中,我还是好学生,并且受了她的鼓励,要求我到高中以后一定要把精力都放在学习上,不要搞那些文学社呀、记者呀什么的,考上大学,我的梦就都会实现了。我那时很感动,毕竟,这是我第一次读一个女生给我的信,虽然并非情书,但是却加重了我的思念和痛苦。好在这以后,我的孤傲和狂放将一切儿女情长踩在脚底,直到发觉已晚,始才学习暗恋的本领,但是终于没有造就很罗曼蒂克的浪漫故事,只是经常想起那个蓝色上衣的女生。
爱情是人世间最伟大而最美妙的感情。她能够演绎幸福,也能够招致心的病痛。但是所有沉浸在爱情中的人们,大抵在他们不得不胡乱做出选择之前,他们是绝不会明白:爱情只需一个咖啡屋就能成就浪漫,而婚姻的咖啡屋则需要一个很大的房间,里面有很多格子,并且有时候没有咖啡,只有盐。
一个人面对抉择有多难?
这个问题我从没有认真思考过,但是却发现了解决的方法。
我以前看到别人家里的小孩把浑身都弄满泥巴极反感,以为这小孩绝然没有一个温馨的妈妈和细心的爸爸。等我家里的小少爷逐渐长大,我始才明白,原来一个小孩子倘没有天生的好动,而是静静地站在远处看别人的小孩的淘气,他的衣服肯定是很干净的,但是这决不是我们所希翼的未来。因而,穿新衣服的小孩是我们喜欢的,把浑身都弄满泥巴,一不高兴就坐地上撅起小嘴的小孩更加令人可爱。我由此想到,我只要一个爱的感觉就够了,并不需要耗费无数个昼夜去思考对方的缺点。
缺憾才是美。
红尘中擦肩而过的过客,我们哪里思考过他的缺点呢?
我认识一个生意人,有很多钱,我知道他经常在外面跟别的女人鬼混。
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雷声大作,我和他被困在乡下的小路上,就近找到一个熟人的家里。我们浑身都湿透了,一进屋,我连忙吆喝着熟人准备换的衣服,而那个生意人竟全然不顾淋透了的衣服,一进门就掏出手机给他妻子打电话“睡了没?把后窗户关上,把娃娃抱上,打雷会吓着他的,我在外面找地方住了。”只这几句话,竟让我惊诧得目瞪口呆。
我本来以为,一个他那样的男人是绝对想不到自己的妻子和孩子的。
这件事给我很深刻的教训。

加州旅馆的女人、香槟和性

有两首歌一直珍藏在我电脑的硬盘里,一支是《斯卡布罗集市》,另一支是《加州旅馆》。

我经常会找到理由,在工作闲暇或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戴上耳机,一边在网上漫无边际地闲逛,一边欣赏着歌曲带给我的宁静悠远和闲适的心情,特别是《加州旅馆》,每每听着它的时候,我感觉空气中就会充斥一种渴望、期待和剧烈的心跳的声音,仿佛这空气不久就会爆炸。

我喜欢94版的《加州旅馆》,因为爱好的缘故,也找过很早的版本。我原以为真实的总该是最好的,但是看过30年前老鹰乐队的《加州旅馆》,我还是觉得现在这个版本是最好的,神秘的鼓点,投入的演唱,沙哑的声音,还有最后那个吉他手忘我的弹奏,我觉得都是经典,且是音乐和演奏的顶峰。

直到现在,很多人还在争论《加州旅馆》的神秘歌词和它要发泄的欲望究竟是什么。但是我听这歌的时候,宁愿相信它就是一支音乐,它的魅力也许就在于给我们带来了那些模糊虚无的感觉。你在心情愉快的时候,可以听出轻快的舞步,心情沮丧的时候可以听出女人和性,或者甚至就听出了香槟和淫乱。如果有一个落魄的午夜,酒醉神迷的时候,寂寞的你和着《加州旅馆》的音乐,只可以听出女人、香槟和性,那时候,你也许失眠了。

《加州旅馆》里有你要找的任何东西。有房间、女人、香槟和午夜草坪上无灯的舞会。我每听过一遍,就发现自己对这歌的创作者有了更深的理解。不管他们当初创作的欲望是什么,他们都知道在上世纪70年代那些没落的迷茫一代,是社会摧毁了他们的信念,而非他们天生的放荡驱使自己追逐加州的女人和淫乱。我因而也为自己找到了喜欢这歌的冠冕堂皇的理由。

喜欢《加州旅馆》的人很多。我在一个国外的bbs上看到了这样的评论:  i really really really love this song!:)  I love this band. They have been my favorite since I was a little girl. I’m only 21 but I know real music when I hear it.  I grew up with this music so it feels good to hear it again woW it was only ten years ago when I was little  Baidu的贴吧里有很多关于《加州旅馆》的讨论,我相信,这就是真的音乐所应该追求和为之自豪的。

昏黑的荒漠公路,微弱的灯光,远处教堂的钟声,天花板上镶嵌着的镜子,冰镇着的粉色香槟,钢刀、杀戮和女人,这就是加州旅馆。

你想什么时候结帐都可以,但你永远无法离去。

我向往加州旅馆的女人、香槟和性。

文明的叛离

据说一群羚羊要越过一条无法逾越的峡谷的时候,年老的羚羊总是纵身先跳下去,好让年幼的小羚羊以自己为跳板再跳到对面的地上,去寻找他们必然美好的明天和未来。生命所以千秋万代,生生不息,也许这个自然的现象就能够解释其中的原因。

20130308084516329我常想,脱离了穴居生活的人类,在其百万年文明进步的旅程中,应当把自然界这个深刻的规律演绎得更加动人。虽然在浩瀚的宇宙空间,人类只是一个看似孤独的群体,但是在这个蓝色星球上,我们却不孤独,我们有理由让自己生存得更加美好,也有义务确保我们的环境对于那些不会说话的生命来说是相对安全和舒服的。然而不是,我们仍然在目睹屠杀和灭绝,在毁灭生态环境,以便我们能够在狂欢的夜宴上极乐地醉死,把一个杯盘狼藉的地球交给下一代去收拾。

最近的一个时间,我因为一点事走了一趟兰州。在东岗的一个地方,我首先遇到了一个失去双手的残疾人,跪在街道边上用粉笔吃力地写了很长的一首诗,祈福中国,祝愿奥运,最后希望大家不要踩没这些字,以便遇到一个好心人给自己施舍几毛钱。我注视这个人好长时间,没有发现一个人给他钱,离开的时候,我想递给他10块钱,但是旋即放弃了这个想法,回过头,昂首挺胸地离去。我遇到过很多这样的情况,但是那一刻,我坚定了信念,今后我绝不给他们施舍一分钱。我清楚这个现象的背后是一个群体,一个人的努力不解决任何问题,更何况我有多少钱?

走到兰大一院的门前,我又注意到一个小女孩,大约4岁的样子。精灵的眼神中充满了期待,我知道她在想什么。她也许在羡慕那些背着小书包蹦蹦跳跳上学的同龄人,也许在想念家乡那个可爱的大黄狗,也许还惦记着超市橱窗里那个漂亮的洋娃娃,但是她办不到,因为坐在她身边的母亲既没有开着豪华的小轿车,也没有穿工整的工作服,爱她最深的母亲,身边放着两个筐子,里面整齐地堆着新鲜的桃子。就算有人全部买下那些桃子,也不够她一学期的学费,甚至连那个可爱的洋娃娃也换不来。那一刻,我忽然热泪盈眶,逃也似的离开那个伤心的地点。

对我这个生活在农村的人来说,城市是文明的标志。我嗜烟如命,但是走在城市的街头,我从不吸烟,我怕自己的烟雾会迷乱文明的城市人的视野,甚至我唯恐一支香烟的尼古丁会影响城市的穿衣指数。然而见惯了这些凄惨的场景,我忽而很困惑:文明的大厦之下,为什么没有这些困难群体的遮荫之所?文明进步的代价一定要有人来承担吗?为什么承担代价的不是享受文明成果的人,而是这些远离文明成果的最底层的民众?

我楼下的一个妇女为了逃脱不务正业的丈夫,在一个漆黑的夜里狠心地抛下年仅一岁的儿子疯狂离去,现在,我每天在任何时候都能够听见这个失去母亲的小男孩绝望的哭啼声。谁不爱醉生梦死的生活?但是在文明的欲望与自己的儿子之间,人类怎能舍去儿子去选择文明的体面的生活?

我无法校正那个卖桃妇女的女儿的前途,也没有能力擦去城市街头的凄凉的诗,但是我确信,假如我碰到这个遗弃儿子而去的女人,我一定会狠狠地揍她一顿!

穷人的灯火

■ 几天前看到有研究显示:上网成瘾和喜欢发短信的人属于某种程度的精神疾病。不管这种研究的成果是否科学准确,但是我感觉有一定的道理。 我现在很少发短信,但是离不开网络,在这个研究成果公布以前,我有一段时间一直怀疑喜欢上网的人肯定是有病的人,这疾病除了导致脊柱的弯曲和痔疮外,更促使个人完全倾向于沉醉在一个虚无的接触中。这就是病。

■自从买了一部motorola E6 的机子后,我一直神往于安装各种传说中让人激动的pkg软件。于是先刷机,再找软件。但是经过很长时间的折腾,我却有了点与手机无关的体会:网络上许多貌似关心的提示都是错误的,有时候是愚蠢的,给人的感觉好像是有人要故意把一件很简单的事搞得很复杂,以便让那些刚入道的人对自己肃然起敬。就比如刷机,很多教程要求必须让手机启动在工程模式才能够进行,但是我直接在开机状态刷,发现手机自动进入了工程模式,最后经过漫长等待之后,“result”一栏显示的是“failed”,重启以后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照样刷机成功! 我先前刷过moto v3i的机子,现在再刷e6,总结了经验:互联网是一个真假难辨的虚拟社会,即便没有网络编辑的精心误导,我们也需要保持一颗冷静的心,一颗思辩的心。WEB2.0对于那些没有准备好的人来说,最好戴副眼镜,且是有色的。

■互联网正在帮助人们退化耐力和定力。 一个处世沉稳的人,当他面对互联网的时候,一定会变成一个烦躁不安的人。比如,我在手机上看一部外国人的书,讲述人类文明的前程往事。这书是2000年写的,按说期间的有些例证都是比较新的。但是我在看到所谓“火星文明”一节的时候,作者竟然还相信火星上一定有生命存在,或者至少曾经有过生命。我一气之下想把手机摔在地上! 我想,假如没有互联网,假如我们获取知识和信息的主要途径还是书本的话,我会为作者的这个结论陶醉。

■今天有沙尘暴,这让我想起了一件事。 大约正月十五左右的一天,我步行到一个很远的地方乘车。途径一道山梁的时候,忽然发现对面过来了一辆人力车。仔细一看,是一个约摸12岁的小男孩在前面吃力地拉着车,后面一个7、8岁的小女孩在使劲地推,积雪已经淹没了她的小腿,车上一个破旧的棉被盖着一个头发蓬松的女人,面色苍白,一家三口,就这样艰难地穿行在茫茫的雪地上。 我有些惊异,目送着那辆破旧的人力车渐行渐远。一阵刺骨的北风夹杂着雪花掠过,我发现自己的眼眶有些湿润了。

■看过一个阿富汗人写的短文:周末的夜晚,清真寺里灯火通明,而当他站到路边的时候,却发现很多穷人家里都不点灯。原来富人的责任是确保神灵的灯火永不熄灭,至于穷人的黑暗,则交给神灵去点亮。 呵呵。

那些音乐的事

儿子的Mp3听了好长时间都没有更新,老是几支《娃哈哈》,听得儿子都烦了,我一拿起那个从淘宝上买的音箱包包,儿子就一把夺过,直接扔在地上。昨天我在电脑上寻思着要换个什么曲子,好给儿子点惊喜。baidu上度了半天,最后就发现了这支曲子《绿袖子》,音乐盒版的,我自信儿子会喜欢。

回到家里,我迫不及待地接插上音箱包,先放阿宝的《兰花花》,再放《山丹丹开花红艳艳》,发现都没引起儿子的注意。拿出杀手锏,开足音量,直接放这个《绿袖子》,儿子忽然扔下机关枪,拿起音箱包说:“哪儿响呢?”我说就是包里啊。儿子仿佛不信,又问了一句:“响的是啥?”我说《绿袖子》,好听不?儿子没说什么,一直摆弄着这个包包,好像从没见过一样。我想,他是真的喜欢了。

音乐是灵魂的语言,直通精神的圣殿。我一直相信最好的启蒙教育都比不过给孩子推荐好听的音乐。专家说好的音乐能够使孩子的智力发展更好,但我想关键是能够塑造他们良好的性格特质。记得在论坛上有人曾经主张,把最好的音乐放给孩子听,而不要去惦记他们是否会理解。我很赞成这种主张。儿子自从出生到现在,真正的儿歌我只选择了不多的几首,大多数都是些民歌和轻音乐。民歌当中,儿子最喜欢听阿宝和龚玥唱的,轻音乐则古今中外,凡是我所喜欢的,全部放给他听。无论效果有多大,但是我确信孩子也是离不开音乐的。在流行音乐的污浊空气浸染生活空间的今天,选择好的音乐,给那些幼小的心灵以真的音乐的熏陶,其实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绿袖子》是我多年前就已经熟悉的曲子,但是这个八音盒版本的则第一次发现。昨天晚上儿子左手拿着音箱包听这曲子,右手抱着奶瓶吃奶,我和妻子则在喋喋不休地争论住房公积金的利率问题,等我们发现的时候,儿子竟然已经睡着了……

给槐树吃点感冒药

儿子只有两岁。有一次我带他到村外的小道上去玩。
我右手挽着儿子,跟他讲述周边的故事。忽然,儿子说,呀,烂烂了!
我说什么烂烂了?
儿子说:树,烂烂了!
我顺着儿子指的方向一瞧,一棵槐树的树皮,因为干旱的天气,爆裂了。
我说:啊呀,那怎么办呢?
儿子说:喂些感冒药就好了。

最近两周没有回家,昨天打电话到家里,母亲接过之后,就吆喝儿子听电话。
我说:你听奶奶话了么?
儿子说:听奶奶话,不听话,奶奶打呢。
我说:奶奶打屁屁了没有啊?
儿子说:奶奶打了。
我听到母亲在一旁给小淘气说:跟你爸爸说,奶奶不管娃娃了。
儿子说:奶奶管娃娃呢。
又听母亲说:问你妈妈来不?
儿子大声说:你妈妈来不?

有一次我跟儿子看《水浒传》,正好是武松打虎一节。儿子神情极紧张地看完后长出了一口气,马上跑到她妈咪的屋子,指手划脚地乱舞一气,嘴里直说 “打、打、打…”
她妈咪说:哟,武松怎么打老虎的?
儿子张牙舞爪,嘴里呜哩哇啦的,顺手拿起奶瓶“噹”一声就扔在她妈咪的额头上。

每次在家里的时候,晚上睡觉前我都要给儿子讲故事。
一次我拿出一本认识小动物的图画书,指着一副图,我说这是小熊猫。
儿子说:抱抱。然后做出一个拥抱的动作,极可爱。
我再指着一副图说:小鸭子。
儿子说:抱抱。再做出一个拥抱的动作。
我再指着一个蛇的图片说:啊呀,长虫!(家乡的方言:蛇)
儿子没有说抱抱,也没有做出拥抱的动作。
我说:抱抱?
儿子睁大眼睛,好像很恐怖地说:长虫,咬来!不抱抱。

儿子喜欢看电视广告。
一次跟我在炕上玩得正高兴的时候,找不到他的一个玩具了,四处找了之后,忽然很生气地说:是~谁~?!
声音完全模仿那个电视广告,我即刻晕过去了。

Olderposts

Copyright © 2017 ALENG博客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