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ceX成立20周年,马斯克如何改变了世界?

2002年3月14日,硅谷大侠埃隆马斯克怀揣创业挣得的1.8亿美元,将其中的大部分投入到一个当时几乎无人能够相信获得成功的行业:火箭发射,成立了SpaceX公司。当时,各国的航天机构仍然主导着这个行业,而且航天硬件大多都是可消耗的,除了 NASA 的航天飞机和固体火箭助推器等少数例子。SpaceX成立之初,就连马斯克也曾经坦言,“很少有人相信我会成功。”

然而20年过去了,今天的SpaceX已经成为全球火箭发射市场上的一个无法忽视的存在:该公司已经为最终拥有30000颗互联网卫星的星链计划发射了超过1000颗卫星,正在大力发展太空旅游,并且是美国唯一的空间站载人发射任务提供商,正如马斯克所设想的那样,SpaceX 现在定期发射和回收火箭,同时为从私营公司到美国宇航局和美国太空部队在内的广大客户运送有效载荷。

那么,20年来,马斯克和他的SpaceX公司如何改变了太空飞行行业?

SpaceX再次让大型航天梦想成为主流

有些人可能记得上世纪50年代早期,德裔美国火箭科学家沃纳·冯·布劳恩( Wernher von Braun )曾经与迪士尼等实体合作,希望在未来推广空间站和载人太空旅行。后来,由于阿波罗计划耗费了太多的预算,加之NASA的预算被大幅削减,美国宇航局转而开始以低成本的低地球轨道载人发射为目标,开始布局空间站建设,并且最终研发成功了航天飞机,尽管航天飞机的确是一个了不起的飞行机器,但是它离NASA设想的低成本发射相去甚远。

2002年,当马斯克成立SpaceX公司时,就设想了其最终目标将是在短期内将人类送往红色星球火星,并且在那里实现规模化定居。马斯克为此打造的运载工具名为星舰飞船。20年过去了,虽然星舰飞船迄今尚未完成哪怕一次载人轨道飞行测试,距离真正的载人火星之旅似乎遥遥无期,不过,人们已经看到了星舰飞船的成功的低空飞行测试,在未来数月的时间里,我们将真正看到星舰飞船实现轨道级的飞行,特别重要的是,星舰飞船的研发过程再次激发了人类实现大型航空航天目标的宏大梦想。

将亿万富翁置于太空探索的前沿

航天工业是一个烧钱的事业,马斯克对此深信不疑。

如果说SpaceX成立20年来对人类航天工业所做的贡献,那么,将亿万富翁置于太空探索的前沿阵地,恐怕也是他不可没灭的“功勋业绩”。

马斯克之后,目前,包括前世界首富杰夫贝索斯、亿万富豪理查德布兰森都分别成立了自己的太空探索公司,并且先后已经实现了载人的亚轨道飞行。不仅如此,包括日本亿万富豪前泽友作在内的多名有钱人,也纷纷“慷慨解囊”,为这些亿万富豪的还不怎么成熟的载人发射技术买单,把载人航天事业推进到一个新的高度,对此,马斯克功不可没。

SpaceX的发射网络直播和预约观看

马斯克非常善于营销,这从SpaceX的每次发射可以看出。这位网红级的航天大咖将每次的猎鹰9火箭发射任务提前公布,并且通过网络预约观看,将SpaceX令人震惊的发射频率和成功率,以及令人惊艳的发射实况效应最大化,为SpaceX赢得了比金钱和利益更为重要的东西。

另外,马斯克还对猎鹰9的发射直播进行了多项重大创新,包括在火箭的各个重要环节设置摄像头,实时传回影像,从而将一次原本就让人激动的火箭发射,变成为一场充满浪漫色彩的视觉盛宴。要知道,在如此昂贵的火箭上增加哪怕一个硬件,都将大大降低火箭的安全性能,马斯克的此种做法,如果不是对自己的技术自信,恐难实现。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NASA是SpaceX的重要合作伙伴,而NASA有一个传统,就是对每一次发射任务进行现场和网络直播,这导致在猎鹰9火箭发射NASA的载荷时,两个机构的网络直播进行“打架”,并且每次都是SpaceX赢了,毕竟,在很多人看来,SpaceX更像是一个网红。

SpaceX为太空飞行带来了新的风格

马斯克不仅改变了太空飞行的潜规则,甚至就连宇航员所使用的太空服,也是引领了潮流,令人刮目相看。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宇航服都给人一种笨重、不合身的感觉,不过,当SpaceX的宇航服亮相之时,所有人几乎都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件衣服看起来太薄了,几乎不像是一件太空中的宇航员所使用的衣服,因为它看起来太合身了,就跟我们普通人的一套冬季服装差不多。

当然,虽然看起来单薄,似乎有些让人担心,不过,马斯克随后通过SpaceX的一次载人飞行任务打消了人们的疑虑:美国宇航局的宇航员Bob Behnken 和 Doug Hurley,穿着这身合体的衣服,完成了SpaceX历史上首次载人飞行任务,马斯克用事实说话:航天服也可以合身。

SpaceX的这套航天服是由传奇服装设计师何塞·费尔南德斯设计的,他曾经为《神奇女侠》、《金刚狼》、《蝙蝠侠大战超人》和《美国队长:内战》等大片设计了服装。

SpaceX降低了航天发射的成本

在猎鹰9火箭问世以前,航天发射的成本是极其高昂的,以当时美国宇航局租用的联合发射联盟的Atlas V 火箭为例,其每次发射费用不低于1亿美元,而NASA当时租用的俄罗斯的联盟号载人飞船的每张“船票”也是高达8500万美元,马斯克的猎鹰9火箭问世后,将航天发射的成本降低到一个几乎令人无法相信的价格,以载人航天发射为例,SpaceX的船员龙飞船的每张船票价格仅为5000万美元,而拼车发射一颗卫星的价格更是低至数百万美元,以至于俄航天局一度非常愤怒,认为马斯克破坏了航天发射市场的潜规则。

当然,SpaceX之所以能够以如此低的成本进行火箭发射,其最核心的竞争力是火箭重复利用技术。2021年12月,猎鹰9火箭的一级助推器实现了第100次成功回收,这种技术不仅显著降低了航天发射成本,而且在全球航天发射领域内,也是独一无二的。

2019年,马斯克在国际宇航大会上曾经预言,当星舰飞船研制成功后,单次火箭的发射成本将可以控制在200万美元以内,而未来前往火星的载人飞行“船票”也将最终能够控制在数十万美元以内。

20年,当年的马斯克从一个年轻的高富帅变成一位沉稳练达的航天大咖,而SpaceX也从一个初生牛犊成长为一个令全球航天市场望而生畏之翘楚,并且正在以令人激动的梦想引领人类航天文明的发展方向。未来20年,马斯克和他的SpaceX将实现人类殖民火星的宏大梦想,这是马斯克作为一名企业家的成功,更是人类文明的新的里程碑,正像马斯克所说:人类终于成为一个跨行星物种,可以从容应对行星级的灾难,延续文明的辉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