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NG的自媒体

花是必罗帮

  我肯定是一个博爱的人。
  小时候受了母亲的博爱教养,现在年龄逐渐增大,我看着满地的蚂蚁都是满载着希望和荣誉在匆忙赶路,因而我希望我每一脚下去,都恰好走在它们的队伍的间隙,不会阻断它们的路,不熄灭它们心中的灯。儿子快两岁了,我经常教导他要小心脚下的蚂蚁,因为它们迷路了,正在找它的妈妈。但是儿子还是很恶搞。有一次我回家买了几个气球,正准备充气的时候,却找不着那个小打气筒了。我急忙出门一看,发现小淘气正拿小气筒朝满地的蚂蚁乱打呢,乐得他差点笑翻了。
  我想如果蚂蚁是有思想的,它们大抵也把这种恶搞理解成快乐,爱它们的人才会找它们玩。但是我一定会教导儿子,蚂蚁也会痛。
 
  一株生命有多坚强?
  家乡遇到了60年不遇的特大旱情,父亲半夜两点挑着水桶满世界找水去了,我惊醒在半夜的寂静中。但是第二天赶往单位的路上,我放眼焦渴的大地,惊奇地发现那些种在地里的庄稼,竟然昂立在干裂的大地,似乎它所在意的不是苍天的无情,倒是一个坚强的生命应该阐述的真理:直到燃烧,它是决不倒下的。
  我想世界上令人悲伤的事情固然是很多的,但是正像老子说的“吾所以有大患者,以吾有身”,倘若我们能把思想和吾身分别看待,也许站在远处,就发现任何那些因思想而引起的伤感,原来都是些可笑的无聊。帕斯卡尔说人是思想的芦苇,我以为,人最多就是一株芦苇,说不定面对压力和疼痛的时候,我们还不如一株芦苇。
  芦苇再苦,是不会哀叹的。
  据说古埃及女王可蓬有一句灵验的咒语,可以让暗恋她的人在10日内向她表白。这咒语便是:花是必罗帮。
  我小时候曾经暗恋隔壁班的一个小女生,我喜欢她的羊角辫,经常站在远处偷窥。后来长大了,因为孤傲的脾气,我不屑和女生说话。女生见了我都是怒目圆睁,仿佛要教训我的自大。我因而只好模范执行晚婚晚育的光荣政策。但是结婚的简朴仪式上,我始才知道有一个同事长久地暗恋着我。我跟妻说这事,妻便戏弄我,就你这样子,也有人暗恋啊?省省吧!
  我还是偷着念了n遍可蓬咒语,但是我这个同事并没有向我表白。我想,我要早知道这咒语就好了,以我这种博爱的精神,就算我不接受这暗恋,但是可以免却她长久的痛苦。
  我决定经常念这咒语。

Categories: 心情随笔


碎语之鲁迅、大师和铁树 » « 关于友情链接的一点看法

1 条评论

  1. 蚂蚁也会痛,恩,是个好爸爸。

发表评论

你的 email 地址不会被公开.

*

Copyright © 2018 ALENG的自媒体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