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NG的自媒体

Month: 十一月 2008 (page 1 of 3)

你还记得新闻组吗?

        因为不小心baidu出了一个陈年的老帖子,仔细看了下日期,竟是6年前在OE上混新闻组的时候,发在万千(webking)的帖子,一下子时空倒转,勾起了我对往事的回忆。

        刚学着上网的时候,我总是看着当时发育不良的bbs碍眼,三转两转就找到了泡网的高级玩法:混新闻组。当时正是万千新闻组重开的时候,虽然传说中的人气和繁荣景象似乎不复存在,但是我很快就喜欢上了这种新奇的技术。刚到万千的时候,许多人一时找不到万千的地址,而且据说服务器重开以后,原先的注册资料都丢了,所以我注册的时候只有不足2000个注册id,我的是id序列是1894。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听着拨号的声音,在万千嬉笑怒骂,伴我度过了多少个不眠的长夜,也认识了很多不知名的朋友。

  最初认识的是[蓝蓝的天],经我推荐,我们共同做着midi音乐组的住持,可惜时间不长,他就不来了,此后几年就一直杳无音信,但是他给我的印象很深,因为地域的差别,在我热衷于理想和奋斗的时候,他就开始经营自己的产业,做电子产品的维修和开发,我当时不屑一顾;在midi组里,有很多单纯而可爱的网友,她(他)们从不乱发水贴,努力推荐着自己喜欢的midi音乐,热烈讨论任何一个感兴趣的主题,作为斑竹,我基本上无事可做;随着万千的发展,分组也逐渐丰富起来,在诗词组,我也认识了很多追求理想,倾诉心情的网友(有很多到现在还吊在上面),其中就认识了最让我难忘的id:紫雾。她的发贴不是很多,但是都很深沉和忧郁,她这种风格的文字跟我当时的心情很吻合,因此更多的时候我们是在聊天。她的签名很给人伤感的样子,“在年轻的迷惘中,我最后才看清楚,美丽和悲伤的故事原来都留不住。”是张清芳的歌曲《留不住的故事》中的一句。紫雾在诗词组投了不多的帖子,都很忧伤,我有一阵子觉着窒息,就开了QQ,劝她不要这样子伤感,对身体不好。她没有正面回答我,只是说她父亲严重反对她的上网,好像还打了她一顿的样子。此后QQ上她的头像总是黑乎乎的,6年来,没见她开过一次,到万千的web页面上找了下,发现她最后一次到万千来是在6年前,真是伤感啊!

  我此后也很少到万千去。最近找到万千的地址,可是忘记了密码,无法到后台去。按照页面找密码的功能,说是密码已经发到邮箱里了,可就是收不到那个邮件。我怀疑是否我好几年不到万千去了,他们早已忘了我?或者万千真是在这个瞬息万变的互联网年代淡出了新生代的视野?经过我长达3个小时的反复验证和搜肠刮肚的记忆,终于找到了那个8位数的早已不用的密码,一下子就登陆成功了。看了一下,个人资料都还在,花了1个小时清理了组里那些“未注册”id的垃圾帖子,看着一个个陌生而又充满朝气的id,我有种非常苍老的感觉。目前,万千的注册id是33680人,当年风华正茂,充满传奇色彩的创始人伟生,后期的总舵主dida都不来了,真是有种想喝酒的感觉,又想流泪。我希望他都很好。

        新闻组好像很少人用了,现在许多人都不知道新闻组是干啥用的。我在baidu上看到竟然有人在问:有啥好的新闻组给推荐一个,我想看新闻。呵呵。
 

        (后记:这是我去年的一个旧帖子,因为忽然想到新闻组的事,所以就翻脸出来。)

个人站长要从微软的失败中学习

据最新一期《财富》杂志的报道,“作为全球最大的软件巨头,微软拥有巨大的品牌和现金流。但面对谷歌,微软仍然无法在互联网上争得自己的一席之地。”面对谷歌的强势攻击,微软在搜索领域节节败退,根据统计,在截止9月30日的这一季度,微软在线服务业务部门营收为7.70亿美元,较去年同期增长了15%,运营亏损为4.80亿美元,去年同期运营亏损为2.67亿美元。

 我当时看到 这则新闻的时候有点疑惑,但是转而又很坦然,仔细想想,也真是这么回事。当我们每天打开微软操作系统控制的windows奔向互联网的时候,没有几个人认真想过我们如此熟悉的互联网业务中,除了操作系统和IE浏览器,究竟有多少直接的诉求与微软有关。我们需要查询资料的时候,除了baidu就是google,我们什么时候想起过使用Live Search搜索资讯?个人站长每天挖空心思关注的都是google的pr,什么时候参照过微软的pr或者Live Search的收录情况?但是话又说回来,当我看到这则新闻的时候,我很坦然。即便微软在互联网搜索领域全军败退,但是对于普通受众来说,这并不影响我们对微软产品的信任和渴望。我们仍然会义无反顾地追逐微软的正版操作系统,当微软发誓要做黑屏报复的时候,我们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关闭更新,忐忑不安地祈祷这个黑色的时刻能够早日结束。也就是说,微软即便在互联网领域失败了,但是我们并看不到他的倒下。

微软在互联网领域的失败其实给我们中国的个人站长一个清醒的启示:我们永远只能做自己熟悉的业务,永远不要去追求大而全的理想。

最近自己做了小站,虽然当初的想法很单纯,就是希望找个安静的角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但是转了几个站长的论坛之后,被什么pr和外部链接搞得有点头晕,本来平静的心被搞得有点波涛汹涌。但是我终于很平静,看到那么多站长急匆匆拿Z-Blog做了个博客小站,然后满篇的谷歌广告和搜索联盟,面对弱小的Ip流量四处奔走,痛哭流涕,我有点不可思议:我们凭什么做个无名小站就要梦想发财?更何况,很多个人站长梦想发财都舍不得投入,就连放置Z-Blog的空间都是几十块钱的垃圾主机,打开一个纯文字的首页就要耗费十秒的时间,我请问这些站长:当你面对一个需要十秒钟才能打开的主页时,你会心情平静地等待吗?我们连一页语句通顺,情节完整的文字都无法及时更新的时候,我们还要期待什么收入?微软在互联网业务中失败了,不管以后怎么样,总之目下他在搜索领域还比不过google,在社区业务中甚至也比不过facebook,在Im领域甚或连QQ都不如,人家都认了,我们凭什么建站几十天,没赚到钱就捶胸顿足,呼天抢地呢?

所以,微软在互联网业务中的失败可以给我们很大的启示,按照余秋雨大师的说法,这是给我们的一个“大启示”,“大启发”,也是一个“大指引”。我奉劝所有急于赚钱的站长们,先做好自己的小站,再想着赚钱。先做自己熟悉的事情,再图谋更大的发展,否则,微软都失败了,我们断无盈利的可能。

顺便AD一下自己的小站,一个日均Ip不超过10的小站:www.aleng.net.

人性之恶的三个证据

 
 
我再次发现了人性之恶的几个证据。
 
证据一:36岁的湖北女子李某,因为家庭困难,无力养护年仅两岁的儿子,公然在大街上张贴卖儿启事,要价1.5万元;证据二:广州王某,为了换取外出旅游的费用,将8个月大的亲生儿子以1.58万元的价格买给别人;证据三:我所在的地方,有一个妇女抱着10个月大的儿子纵身跳入水井,均抢救无效。
 
有这几个证据就够了。
 
莎士比亚说,人是天地的精华,万物的灵长。我感觉现代人类被物欲的洪流所窒息,已经失却了良心和道德的原始羁绊,分辨不出痛苦情仇,亵渎了精华和灵长的美誉。因此,中国社会道德衰败的乱象,不是高潮,也还未至灭亡前的疯狂,仅仅才是开始。只有人性的善的复归,才能拯救一个民族和国家走向繁荣和富强,而不是物质的极大丰富。
 
 
人类最惧怕什么呢?
 
文明规范了人的生活方式,使得人类有了羞耻感,这是人的社会性的最大成就。但是人的羞耻感的表现并不是惧怕袒露隐私,而是敬畏灵魂深处从不去碰的两样东西:头顶上灿烂的星空和内心的道德法则。因此,羞耻是人所畏惧的,羞耻感是人做为“人”的最后底线。
 
失却了羞耻感的人,比任何凶猛的动物都可怕。因为任何动物尚且没有掌握犯罪的技俩,而一个失却了羞耻感的人却拥有丰富的“人”的阅历,这就非常可怕。那些卖儿鬻女的人,我同情她们的悲惨处境,但是鄙视她们的良心。因为她们就失却了羞耻感。
 
儿子每天晚上都要缠着我和他看那些小动物的图画书。
 
他用小手指着一副图说“Se?!”(家乡的方言,这是什么的意思)
 
我说“小熊猫啊”。
 
儿子就做出一个拥抱的动作,说“抱抱”,再指着一副图说“Se?!”
 
我说“狼哎……”
 
儿子就做出一个怕怕的样子,眼睛睁得大大的,好像很惊恐地说“咬来,咬来……”
 
我们在童年的时代,就已经有了善恶和是非的判断,尽管他们都是极原始,且是非常朴素的。
 
 
我以为自己有极博大的胸怀,爱任何人。
 
这种博爱看起来似乎很难,但是做起来其实很简单。只需要我们有一颗平静的心,不追逐莫名的激动,不放浪浮躁的良心。
 
周国平说,“看到今天许多人以满足物质欲望为人生惟一目标,全部生活由赚钱和花钱两件事组成,我为人们心灵的贫乏感到震惊。”我确信自己逃脱不了赚钱和花钱的歧途,但是在物质和心灵之间,保持一颗平常心,以避免和兽混为一谈,总还是我的追求。
 
那怕这追求在物质极大丰富的人看来,是多么的耻辱和虚弱。

唐僧究竟是谁?

        我baidu了一下,发现历史上的唐僧姓陈,名祎,生于公元604年,唐朝人,十三岁出家当了和尚,法名叫玄奘。贞观年间,二十八岁的唐僧夹在商人中间混出了玉门关,单人匹马的踏上了西行的征途。归国后,唐僧把西行的所见所闻讲给唐太宗听,皇上非常高兴,要求把这些见闻写下来。于是,由他口授的《大唐西域记》就诞生了。但是《西游记》却跟唐僧的见闻真是相去十万八千里。
        我今天喝早茶的时候,电视台正在播放那部百看不厌、人见人爱、老少皆益、我从十四岁一直看到今天还想看的《西游记》,母亲也在看。按照我粗略的估算,自从我斗胆公然违抗那个臭名昭著的129号令,私自安装了卫星地面接收设施收看我喜欢的凤凰卫视以来,母亲看这个片子也至少有8个年头了,也就是说至少看了8遍了,可是母亲还是喜欢看,特别是老猪跟猴子斗嘴的段子,父亲和母亲每次都会哈哈大笑起来,我也觉着有趣,也跟着笑上几句。2000年《西游记》续集拍出来后,因为科技的力量,整个视频观感比我14岁看的时候强多了,大家更爱看了。正看的时候,母亲忽然说,唐僧其实是七仙女的娃娃。七仙女生了唐僧,怕王母娘娘归罪,就找到一叶小舟,里面放了些奶(奶粉?),然后把唐僧也放里面顺手一推,就漂到海里去了。漂了几天后,被一个老和尚发现了,于是就抱到寺庙里,看唐僧也是眉清目秀有点慧根的,就列为后备,刻意培养,终成大业。我听了觉着真是有点情节呢!就问母亲,这您怎么知道的呢?母亲说,是你舅老爷讲给我听的,他什么都知道。
        我笑了一下,母亲就说,你看,你什么都不信,书上也有说错的时候。
        我又笑了笑,说,那是,那是。
 
 
        后记:中星9号发射升空很长时间了,但是貌似推广的力度不大,我们这里的老百姓好像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看起来,即便一个好的政策,要推行还是需要一个过程的。

故乡的原风景

         一直喜欢轻音乐。
        学生时代最先是听里查-克莱德曼的钢琴,真正认识了钢琴这种乐器。上大学的时候,本来选修的是篮球,但是一有空,还是赶到学校的琴房独自乱弹。直到后来,有一天,当偶刚钻进琴房,就发现两个不守纪律的小冤家抱在一起打kiss!偶那时候只在电影上见过那西西,第一次看见真人秀,把偶家吓愣了。以后,发誓不去乱弹琴了。
        毕业后,条件相对优越,于是了解了更多轻音乐经典。熟悉并且反复品味了三大轻音乐团的作品,就偶来说,最喜欢拉斯特乐队的作品,似乎这与偶与生俱来的伤感情调有些关系。有一阵,很听了些班德瑞的作品,但是不小心就听出一首完全不符合偶心情的曲子来,从此决没有继续听下去的兴趣。
        很早的时候,偶曾经听过一首叫做《丝绸之路》的乐曲,只知道是同名纪录片的插曲。偶以为这首作品真是大手笔!能够给欣赏者呈现当年丝绸之路上奔波忙碌的景象,也给听者生动描 绘了一副西域-阳光-故道和沙漠-骆驼-夕阳的壮丽诗篇。
        有一次,在baidu上搜了下子,不小心就发现了日本陶笛大师宗次郎及其作品,从而知道了原来《丝绸之路》就是他的作品。继续搜,终于找到了那首《故乡的原风景》。当时是深夜,偶把那曲子一直听到凌晨三点,越听越有味。给偶一种旷古横今的感觉。网上有人说这曲子能给人一种窒息呼吸的巨大寂寞。偶以为,听到这层次,只能说是站在一边看音乐。要听出宗次郎先生这曲子的味,偶以为先要听出寂寞,然后听出故乡-童年-牛-小路-炊烟和夕阳,接着听出小学-中学-大学,最后听出gf-不小心就骂你的漂亮妻子-淘气的儿子,夜深人静的时候,还能听出黎明和旭日。
        总之,《故乡的原风景》是偶至今发现的最好的一首轻音乐作品,它回归了人性,平静了心情,坚定了信心。音乐是无形的,感觉是缥缈的,但生活就在眼前,这就是偶喜欢这首曲子的理由。
        《故乡的原风景》能听出女孩,但是决听不出女人-性-偷拍和免费成人电影。

法律的悲哀与权利的快感

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2001年,我在xiloo开了一个免费的个人主页。从页面设计到内容安排,整整花了3个月时间。其间,为了美化页面,我不喜欢照抄别人的现成成果,还自学了flash,做了许多图片,可以说,那个总共不到100MB的家伙,凝聚了我的真诚、希望、劳动和汗水,短短几个月,访问量就达到了4000!以至一直到现在,网上还能看到我在那个小站首发的创作midi作品,其中有一首演绎的《新闻联播片头曲》很获了midi迷们的好评,一直到现在,还在网上六神无主地传播。

有一次,当我象往常一样打开收藏夹中我的小站连接时,却发现页面不见了。到xiloo一看,找半天,才知道xiloo的个人主页因为一个不负责任的混混沾了犯罪嫌疑全部关闭了,到后来,据说连服务器也被公安没收了!

我一直困惑:就算xiloo对于利用个人主页违法犯罪有责任,也不能株连九族的吧?服务器上那么多个人用户的文件,也不能说拿走就拿走的吧?在法律与执法之间,因为有了法律的依据,就可以在执法时违法乱纪吗?

也许,我理解到的是那些执法的人,就象当下的那些城管一样,说没收就全部扔车上去,说关闭就没收服务器。中国的执法人员有一种权利的快感,他们执法的行为在告诉我们法律的悲哀。在建设社会主义法制国家的今天,我以为理想的绊脚石不是缺乏法律意识的民众,倒是那些追求执法权利快感的人,是他们阻滞了今天举步维艰的法制的进程。

燃油税的一个积极意义

        看了一天的书,终于找到了世界上最无聊的一个名著:《海德哥尔存在哲学》。这部著作晦涩难懂的程度,绝对不亚于给幼稚园的小朋友讲医改方案。躺在床上硬着头皮看了一下午,在彻底否定我这个可怜的思想力之后,我愤怒地将书扔在地上,大吸了几口劣质香烟才流下了屈辱的泪水:神啊,救救哲学家吧!

        据说海德哥尔是当代最伟大的哲学家,其在哲学思想领域内的成就可以与康德一比,不过,照我说,说这话的人大约并不知道海先生究竟说了些什么。假如这种谁也看不懂的书也能成为名著,则我明白了为什么周杰伦会让人发狂:我们永远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呵呵,说点大家都懂的事吧。据说燃油税即将开征了,我举双手赞成!为什么?假如燃油税开征,我们就少一个低三下四做孙子的机会。不用再看那些冷若冰霜的无表情美人的脸色,也不用跟她们辩论桑塔纳和客车的关系。我有一次去查养路费,那个无表情美女说什么车?我说桑塔纳。那美女说就是小客车么。我说不是,就是桑塔纳。那人竟然很生气,说桑塔纳就是小客车嘛。我说不是,自己用的,不载客。那女人竟然说不载客也是客车!我理不过,就说那就客车吧。灰溜溜就出来了。

        我狠啊!燃油税都要开征了,这么漂亮的mm竟然还这么个态度,我看她迟早要还的。因此,燃油税开征的一个积极意义,就是创设和谐人居环境,改善行业服务质量,挽救那些冷若冰霜的mm们,避免她们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加州旅馆的女人、香槟和性

        有两首歌一直珍藏在我电脑的硬盘里,一支是《斯卡布罗集市》,另一支是《加州旅馆》。

  我经常会找到理由,在工作闲暇或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戴上耳机,一边在网上漫无边际地闲逛,一边欣赏着歌曲带给我的宁静悠远和闲适的心情,特别是《加州旅馆》,每每听着它的时候,我感觉空气中就会充斥一种渴望、期待和剧烈的心跳的声音,仿佛这空气不久就会爆炸。
  我喜欢94版的《加州旅馆》,因为爱好的缘故,也找过很早的版本。我原以为真实的总该是最好的,但是看过30年前老鹰乐队的《加州旅馆》,我还是觉得现在这个版本是最好的,神秘的鼓点,投入的演唱,沙哑的声音,还有最后那个吉他手忘我的弹奏,我觉得都是经典,且是音乐和演奏的顶峰。
  直到现在,很多人还在争论《加州旅馆》的神秘歌词和它要发泄的欲望究竟是什么。但是我听这歌的时候,宁愿相信它就是一支音乐,它的魅力也许就在于给我们带来了那些模糊虚无的感觉。你在心情愉快的时候,可以听出轻快的舞步,心情沮丧的时候可以听出女人和性,或者甚至就听出了香槟和淫乱。如果有一个落魄的午夜,酒醉神迷的时候,寂寞的你和着《加州旅馆》的音乐,只可以听出女人、香槟和性,那时候,你也许失眠了。
  《加州旅馆》里有你要找的任何东西。有房间、女人、香槟和午夜草坪上无灯的舞会。我每听过一遍,就发现自己对这歌的创作者有了更深的理解。不管他们当初创作的欲望是什么,他们都知道在上世纪70年代那些没落的迷茫一代,是社会摧毁了他们的信念,而非他们天生的放荡驱使自己追逐加州的女人和淫乱。我因而也为自己找到了喜欢这歌的冠冕堂皇的理由。
  喜欢《加州旅馆》的人很多。我在一个国外的bbs上看到了这样的评论:
  i really really really love this song!:)
  I love this band. They have been my favorite since I was a little girl. I’m only 21 but I know real music when I hear it.
  I grew up with this music so it feels good to hear it again woW it was only ten years ago when I was little
  Baidu的贴吧里有很多关于《加州旅馆》的讨论,我相信,这就是真的音乐所应该追求和为之自豪的。
  昏黑的荒漠公路,微弱的灯光,远处教堂的钟声,天花板上镶嵌着的镜子,冰镇着的粉色香槟,钢刀、杀戮和女人,这就是加州旅馆。
  你想什么时候结帐都可以,但你永远无法离去。
  我向往加州旅馆的女人、香槟和性。

三个人的快乐

昨天是妻的生日,要不是母亲打电话告诉我,我差一点就忘记了这个重大的节日。

妻的生日宴会很简朴,一家人坐一起吃了一顿长寿面,我兴致高,一下子就吃了三大碗,外加一盘子的泡菜。下午的时候,妻子说天气好,要洗衣服,我想今天生日,就不要再劳动了,但是妻子坚决要洗,就整理了几件儿子的衣服去洗,我数了一下,大约4、5件的样子。晚上回到妻的单位,儿子一直站在电脑旁玩游戏,我们就聊天,妻子还一边编着一件毛衣。说了很多事,看得出来,这样倍感幸福的时间我们都很少体会过。虽然在结婚前有那么多海誓山盟,但是毕竟婚姻不是爱情,因为除了两个人的心灵相通以外,还有许多之前所无法预料的琐事。这些琐事有时候会影响心情,有时候也会带来愉悦,假如我们不会认真对待这些琐事,或者两个人缺乏基本的沟通技巧,我想,婚姻未必就是爱情的一个美满归宿。我和妻相处很好,一个快言快语,一个忍辱负重,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想即便模范的婚姻,也不过如此。一个人要找到快乐是很容易的事,但是在自己找到快乐之前,我们需要知道另一个人的感受,这就是婚姻。所以,我总是认为,男人的责任就是确保她的快乐,不管这代价有多大。

晚上的时候,我正睡得香,忽然感到有人狠很地击了我一拳,急忙拧开台灯,发现儿子一个胖嘟嘟的脚丫子竟然就搭在我脸上了,头却枕在妻的腿上。愤怒啊!

辱骂和攻击决不是web2.0

最近的网络上,有两个事件特别引人关注:一个是南京的马6围堵悍马,一个是所谓日本的忍者“踢馆”少林寺。
这两个事件,一件是真的,一件被证明是假的,也是个纸馅包子。南京发生的马6事件,因为我到现在还没有开过这车,因而无法设想20多辆马6车围堵悍马的快感,至于忍者的踢馆,即便是真的,我以为也还未至于让国人感到耻辱,因为70年前也是有少林寺的,但是仍然未能阻止那场国难的发生,因此,我对此很平静,引起我注意的,倒是关于这些事件的辱骂和攻击性的语言。
“踢馆”事件的讨论中,许多网民以极其强烈的爱国热情愤然斥责造谣者的可耻,要求作者向国人道歉,其中充满了漫骂和攻击。这些标准的国骂,加上互联网的暗语,就是一个体格强健的人,受了这样的攻击,也要做噩梦的。我真替这作者可悲:即是造谣,何不造个“爱国”的呢?一则可以在社区置顶,二则免了汉奸的恶名,岂不皆大欢喜?关于马6事件的讨论,辱骂、恐吓和攻击淹没了论坛,既有当事人挑衅性的免冠照片,也有事件主角“马6”的车主、牌号、联系方式、约见地点,辱骂和攻击的范围涉及政治、经济、法律、文化,给我的感觉是在看一部好莱坞的黑帮电影。在这里,网络虚拟为真实,隐私被踩在脚底,互联网褪去高科技的外衣,露出狰狞的面目,开始主持一场完全游离于法律和道德之外的决斗。
据专家说web2.0的核心理念就是用户产生内容。然而要产生什么内容?这些内容有没有人约束?要不要负法律或者道德的责任?一个充斥着漫骂和攻击的互联网,难道也是web2.0?
马6事件和所谓“踢馆”的事,只是中国互联网迷离乱象的一端。现在随便打开一个网站的社区,我们即刻就能够感觉到web2.0的恶毒和险恶,而几乎所有的站方都默许或者放纵了漫骂和攻击,因为这为网站带来了流量和眼球。我们在web2.0的社区呕心沥血制出一个帖子,希翼得到斑竹的赏识,然而大多数时候,漫骂和攻击总是走在前面,分别占据了“沙发”和“板凳”,最后“恐吓”席地而坐,等到斑竹找到你的时候,你已经气死了。
web2.0是要用户产生内容的,但这内容决不是辱骂和攻击。一个有着1.6亿庞大网民支持的互联网,决不能游离在法律和道德之外,任由漫骂横行,攻击当道。“踢馆”事件只激怒了愤青,然而一个充斥漫骂和攻击的web2.0,则会给一个有着5000年光辉历史的民族抹黑,最终人气变成晦气,互联网就会再次化作泡沫。
莫非,我在危言耸听?
Olderposts

Copyright © 2019 ALENG的自媒体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