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不小心baidu出了一个陈年的老帖子,仔细看了下日期,竟是6年前在OE上混新闻组的时候,发在万千(webking)的帖子,一下子时空倒转,勾起了我对往事的回忆。

        刚学着上网的时候,我总是看着当时发育不良的bbs碍眼,三转两转就找到了泡网的高级玩法:混新闻组。当时正是万千新闻组重开的时候,虽然传说中的人气和繁荣景象似乎不复存在,但是我很快就喜欢上了这种新奇的技术。刚到万千的时候,许多人一时找不到万千的地址,而且据说服务器重开以后,原先的注册资料都丢了,所以我注册的时候只有不足2000个注册id,我的是id序列是1894。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听着拨号的声音,在万千嬉笑怒骂,伴我度过了多少个不眠的长夜,也认识了很多不知名的朋友。

  最初认识的是[蓝蓝的天],经我推荐,我们共同做着midi音乐组的住持,可惜时间不长,他就不来了,此后几年就一直杳无音信,但是他给我的印象很深,因为地域的差别,在我热衷于理想和奋斗的时候,他就开始经营自己的产业,做电子产品的维修和开发,我当时不屑一顾;在midi组里,有很多单纯而可爱的网友,她(他)们从不乱发水贴,努力推荐着自己喜欢的midi音乐,热烈讨论任何一个感兴趣的主题,作为斑竹,我基本上无事可做;随着万千的发展,分组也逐渐丰富起来,在诗词组,我也认识了很多追求理想,倾诉心情的网友(有很多到现在还吊在上面),其中就认识了最让我难忘的id:紫雾。她的发贴不是很多,但是都很深沉和忧郁,她这种风格的文字跟我当时的心情很吻合,因此更多的时候我们是在聊天。她的签名很给人伤感的样子,“在年轻的迷惘中,我最后才看清楚,美丽和悲伤的故事原来都留不住。”是张清芳的歌曲《留不住的故事》中的一句。紫雾在诗词组投了不多的帖子,都很忧伤,我有一阵子觉着窒息,就开了QQ,劝她不要这样子伤感,对身体不好。她没有正面回答我,只是说她父亲严重反对她的上网,好像还打了她一顿的样子。此后QQ上她的头像总是黑乎乎的,6年来,没见她开过一次,到万千的web页面上找了下,发现她最后一次到万千来是在6年前,真是伤感啊!

  我此后也很少到万千去。最近找到万千的地址,可是忘记了密码,无法到后台去。按照页面找密码的功能,说是密码已经发到邮箱里了,可就是收不到那个邮件。我怀疑是否我好几年不到万千去了,他们早已忘了我?或者万千真是在这个瞬息万变的互联网年代淡出了新生代的视野?经过我长达3个小时的反复验证和搜肠刮肚的记忆,终于找到了那个8位数的早已不用的密码,一下子就登陆成功了。看了一下,个人资料都还在,花了1个小时清理了组里那些“未注册”id的垃圾帖子,看着一个个陌生而又充满朝气的id,我有种非常苍老的感觉。目前,万千的注册id是33680人,当年风华正茂,充满传奇色彩的创始人伟生,后期的总舵主dida都不来了,真是有种想喝酒的感觉,又想流泪。我希望他都很好。

        新闻组好像很少人用了,现在许多人都不知道新闻组是干啥用的。我在baidu上看到竟然有人在问:有啥好的新闻组给推荐一个,我想看新闻。呵呵。
 

        (后记:这是我去年的一个旧帖子,因为忽然想到新闻组的事,所以就翻脸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