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NG的自媒体

Tag: 鬼混

包包和阿紫怎能自命为90后贱女人?

我注意到包包和阿紫的事情是很早以前的事了,当时也就觉得她们挺可怜的,没想很多。最近据说这个案子开庭了,于是屁颠屁颠跑到包包和阿紫的博客上转来一趟,谁知不看不知道,一看就是吓一跳:这两个受人同情的小女孩居然在自己的博客上自命为“90后贱女人”,并且声言男人都是肮脏的、无耻的、欲望的。

现在这社会就是乱了点。我们看惯了初中女生为了男朋友打群架的视频,也目睹了个别恶贯满盈的小女生暴打同类的小女生,还见到过初中生的手机上赫然记录着和“老婆”的肉麻短信,想想够愕然的:这年代究竟是咋了?后来也就不奇怪了,前几天妻去省城参加一个培训,北京来的讲师说她的高中一个班上所有的女生都不是处女了,印象中日本人的高中生是恁厉害的,一放学就在教室里男男女女的胡整,谁知现在居然就来到了现代化的中国学校,我们这些正统的人想吐血都来不及了。这会再出来两个可怜的小女生,不但断言男人没一个是好东东,更自命为“90后贱女孩”,让人不知所措。

中国人有些古训不管是不是精华,总归现在看起来还是有道理的。比如,做人要厚道,不能太cctv什么的。受了打击,被骗失身,都是值得同情的,然而也不能就此搭上堕落的列车,追随欲望的感官。包包和阿紫原本是高中生,应该做学业的正事,她们被这社会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欲望所吞噬,本是可悲也可怜的事,然而面对挫折,她们所采取的态度居然如此的“非主流”,这就丢掉了别人的同情,我疑心她们因此也要迷失自我,在混乱中越走越远。

“贱人”原不是一个好听的词,就像“小姐”原本是一个好听的词一样。包包和阿紫是时代的新人类,我想她们的所作所为仅能代表自己,倘若以为她们就是中国的90后的代表,则简直就是侮辱。

那个蓝色上衣的女孩

 
  很多年前,大约还是我读初中的时候,曾经热烈地暗恋那个蓝色上衣,大眼睛,剪发头的小女生。她是到初三才从别处转学到我的班。这之前,我的学习成绩是班上的前三名,但是自从她来了之后,连续两次考试我被残酷地挤出前三名从而严重打击了我的好学生的自尊。从此的梦中,这个蓝色上衣的小女生时时出现,而我总是站在不远的地方愤怒地瞧着她,仿佛要揍她一顿才解恨。初中毕业以后,她考入一个卫生学校学护士,我从此没有再见到她,但是我忽然发觉那睡梦中的恨原来是因为爱,以至我不得不放弃自己孤傲的自尊低三下四地给她写了封信,等到读了她的回信,我才知道原来在她的心中,我还是好学生,并且受了她的鼓励,要求我到高中以后一定要把精力都放在学习上,不要搞那些文学社呀、记者呀什么的,考上大学,我的梦就都会实现了。我那时很感动,毕竟,这是我第一次读一个女生给我的信,虽然并非情书,但是却加重了我的思念和痛苦。好在这以后,我的孤傲和狂放将一切儿女情长踩在脚底,直到发觉已晚,始才学习暗恋的本领,但是终于没有造就很罗曼蒂克的浪漫故事,只是经常想起那个蓝色上衣的女生。
 
 
 
  爱情是人世间最伟大而最美妙的感情。她能够演绎幸福,也能够招致心的病痛。但是所有沉浸在爱情中的人们,大抵在他们不得不胡乱做出选择之前,他们是绝不会明白:爱情只需一个咖啡屋就能成就浪漫,而婚姻的咖啡屋则需要一个很大的房间,里面有很多格子,并且有时候没有咖啡,只有盐。
 
 
 
  一个人面对抉择有多难?
  这个问题我从没有认真思考过,但是却发现了解决的方法。
  我以前看到别人家里的小孩把浑身都弄满泥巴极反感,以为这小孩绝然没有一个温馨的妈妈和细心的爸爸。等我家里的小少爷逐渐长大,我始才明白,原来一个小孩子倘没有天生的好动,而是静静地站在远处看别人的小孩的淘气,他的衣服肯定是很干净的,但是这决不是我们所希翼的未来。因而,穿新衣服的小孩是我们喜欢的,把浑身都弄满泥巴,一不高兴就坐地上撅起小嘴的小孩更加令人可爱。我由此想到,我只要一个爱的感觉就够了,并不需要耗费无数个昼夜去思考对方的缺点。
  缺憾才是美。
  红尘中擦肩而过的过客,我们哪里思考过他的缺点呢?
 
 
 
  我认识一个生意人,有很多钱,我知道他经常在外面跟别的女人鬼混。
  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雷声大作,我和他被困在乡下的小路上,就近找到一个熟人的家里。我们浑身都湿透了,一进屋,我连忙吆喝着熟人准备换的衣服,而那个生意人竟全然不顾淋透了的衣服,一进门就掏出手机给他妻子打电话“睡了没?把后窗户关上,把娃娃抱上,打雷会吓着他的,我在外面找地方住了。”只这几句话,竟让我惊诧得目瞪口呆。
  我本来以为,一个他那样的男人是绝对想不到自己的妻子和孩子的。
  这件事给我很深刻的教训。

Copyright © 2020 ALENG的自媒体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