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注意到包包和阿紫的事情是很早以前的事了,当时也就觉得她们挺可怜的,没想很多。最近据说这个案子开庭了,于是屁颠屁颠跑到包包和阿紫的博客上转来一趟,谁知不看不知道,一看就是吓一跳:这两个受人同情的小女孩居然在自己的博客上自命为“90后贱女人”,并且声言男人都是肮脏的、无耻的、欲望的。

现在这社会就是乱了点。我们看惯了初中女生为了男朋友打群架的视频,也目睹了个别恶贯满盈的小女生暴打同类的小女生,还见到过初中生的手机上赫然记录着和“老婆”的肉麻短信,想想够愕然的:这年代究竟是咋了?后来也就不奇怪了,前几天妻去省城参加一个培训,北京来的讲师说她的高中一个班上所有的女生都不是处女了,印象中日本人的高中生是恁厉害的,一放学就在教室里男男女女的胡整,谁知现在居然就来到了现代化的中国学校,我们这些正统的人想吐血都来不及了。这会再出来两个可怜的小女生,不但断言男人没一个是好东东,更自命为“90后贱女孩”,让人不知所措。

中国人有些古训不管是不是精华,总归现在看起来还是有道理的。比如,做人要厚道,不能太cctv什么的。受了打击,被骗失身,都是值得同情的,然而也不能就此搭上堕落的列车,追随欲望的感官。包包和阿紫原本是高中生,应该做学业的正事,她们被这社会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欲望所吞噬,本是可悲也可怜的事,然而面对挫折,她们所采取的态度居然如此的“非主流”,这就丢掉了别人的同情,我疑心她们因此也要迷失自我,在混乱中越走越远。

“贱人”原不是一个好听的词,就像“小姐”原本是一个好听的词一样。包包和阿紫是时代的新人类,我想她们的所作所为仅能代表自己,倘若以为她们就是中国的90后的代表,则简直就是侮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