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NG的自媒体

Tag: 赵本山

本山出院了

我们有时候是一个愤青,这并非因为我们老是看不惯有些情况,但是,很多时候,我们确实是一个愤青,因为我们确实看不惯有些情况。

我们绝非有钱的大爷,但是绝不羡慕挥金如土的人。一个人以自己辛勤的劳动获取正当的收入,这是法制社会所允许并且鼓励的行为。在饱尝了酸甜苦辣的艰辛时代之后,一些暴富的群体开始挥霍他们珍藏良久的欲望,如果他们做得不出格,我们倒也无所谓,但是有人做得比较出格,甚至触犯我们这个尚还贫穷社会的良心,那就不是一般的问题,因为在金钱和欲望面前,一个人的本质是无法掩饰的。赵本山出院了,我们鼓掌欢迎,因为他是我们喜爱的演员。

本山大叔康复了,这是全国人民人心所向,因为倘若没有赵本山,中国的春晚将不知能不能办下去,文艺的花园自然将少却了光辉。不管怎样说,以我这样从来不看春晚的人来看,我倒是觉得赵本山同志的一个精美小品要比任何有价的东东都值钱。

赵本山炮轰春晚的背后

最近,赵本山在作客《贵州卫视》与龙永图对话时,直言“央视春晚审查太严肃”,审查的人“青着脸,不快乐”,被媒体吵为“赵本山炮轰春晚”,人们疑心赵本山将要退出春晚。

其实,赵本山退出春晚有什么可怕的?他早该退出了。对于一个有影响力的艺术节目来说,吐故纳新是永葆生命力的法宝,13亿中国人不一定都是低俗小品的崇拜者。即便因为赵本山,小品已然成为“国粹”,也绝不意味着小品就是赵本山。如果春晚没有赵本山,没有小品节目,中国人还是要看春晚,一样会有快乐,而且笑得更开心。让人吃惊的是依靠央视春晚起家的赵本山,竟然扮演起了过河拆桥、卸磨杀驴的角色。

我是很少看央视的,更不看什么春晚。要我说,赵本山炮轰春晚的初衷,也许不是什么审查太严格,或者太严肃。原本他的想法是我已经江郎才尽,无颜复出,鼎力支持的小沈阳已经家喻户晓,丫蛋据说也已经正常上缴收入了,至此,四大皆空,无忧无虑,也管不着什么春晚小品的了,于是,炮轰春晚,像一只辛勤耕耘了一生的小蜜蜂一样,最后趁人不备射出一只暗箭,宣告自己的灭亡。

赵本山上大学:迟到的抉择

一条低调发布的新闻说:赵本山上大学了,即将进入长江商学院与业界精英马云等成为同学。

赵本山此次上大学,不是学习普通的课程,而是要深造为企业高级总管人员量身打造的CEO课程,全部学时只有18天,但要持续到2010年才能结束,基本学费55万元。我认为本山大叔的这个抉择是非常正确的,虽然显得有点迟。

中国的有很多艺人走着从明星到商人的天然道路,虽然大多数人从商以后默默无闻,逐渐淡出了公众的视野,仿佛是一件寂寞的事,但是明星的这种结局,一则是自然的规律,二则也是一件好事。艺人是一个时期的特定产物,有时代的烙印。我们做为观众,既要期待明星的精彩表演,也希望江山代有英才出,不总是老掉牙的那几个人。当艺人江郎才尽的时候,退出是最好的选择,并且越早越好,所谓见好就收。本山大叔曾经带给我们快乐,但是在他试图有新的创新的时候,我们发觉自己太疲惫了:一个人不需要把自己看作是救世主。

赵本山上大学了,这是个很好的选择,让我们举杯,为他的这个迟到的抉择干杯—我们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

春晚那点事

我这人比较偏激。腊30晚上我正和几哥们喝酒,有人说别吵了,小点声。我说怎么了这是?有人说,快来看呀,赵本山要出来了。我一时气愤,高声责骂那谁:赵本山出不出来关我什么事?

老实说,我这人不看电视已经好多年了,不看春晚也已经N年了。不看电视,是因为中国的电视节目都是拍给3岁小孩看的,咱这人大智商没有,不能领国携政,也不能去索马里打击海盗,但是国产电视节目我一眼就看出是拍给小孩看的,太幽默了,对健康也不好,过去喜欢看凤凰卫视,但是现在的中星6B上这个人见人爱的电视台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已经加密播出看不上了,于是干脆不看;不看春晚,是因为太俗了,都演了20年了,老是一个赵本山,一个《好日子》,我对赵本山没有好感。

最近在翻看网络新闻的时候,满世界都是赵本山和什么小沈阳,我气不打一处来。是仇富么?不是,我尊重任何劳动创造财富的人;是嫉能么?也不是,我们的社会就是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材,我在自己的领域内,也希望成为一个有用的人;那是什么呢?是窝囊!我感到13亿人的中国舞台上,总是几个老面孔的艺人太单调、太寂寞,因而太窝囊。春晚本来是一个电视台的娱乐节目,但是在中国特殊的国情下,这台普通的文艺晚会已经异化成了一个严肃的盒子,因为太老旧,所以盒子老化了,生锈了,因而里面的人想出来出不来,外面的人想进去却进不去。在体制更新,经济发展的21世纪,正当国人理直气壮,激情澎湃地追求美好生活的今天,几乎所有的领域都在经历推陈出新、激烈变革的巨变,而春晚却最后抓住了历史的车轮,试图在某个领域抓一把祖宗的古董,好放在自己早已生锈的盒子里,然后号令天下,左右视听,倒国人的胃口,而且在喜庆团圆的年30晚上。

我很奇怪:诺大一个中国,百花齐放的文艺界,就不能每年推出些新鲜的面孔逗国人乐吗?你这个早已生锈的盒子里有啥宝贝哟!打开盒子,放点新空气进去,春晚照样还是春晚,国人照样还是国人,但是新空气进去后,“家父”不再是“家父”,马季也不再是马季的儿子,地球照转,大河照流,碍着谁呢?

多年前,鲁迅先生一针见血地指斥中国人有种看客的天性。他们一天不看别人吵架就浑身不舒服,即便一个3岁小孩遥望皇上驾临也知道匍伏请安。麻木之外,更是奴性不改。一台无聊的文艺晚会成了国人的年夜大餐,几个有趣的艺人成了举国的掌心宝贝,我真是呜呼哀哉!

春晚是一定要办下去,否则,国人“坚决不答应”,但是赵本山决不关我的事,都离我远点,省得心烦!

Copyright © 2019 ALENG的自媒体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