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有时候是一个愤青,这并非因为我们老是看不惯有些情况,但是,很多时候,我们确实是一个愤青,因为我们确实看不惯有些情况。

我们绝非有钱的大爷,但是绝不羡慕挥金如土的人。一个人以自己辛勤的劳动获取正当的收入,这是法制社会所允许并且鼓励的行为。在饱尝了酸甜苦辣的艰辛时代之后,一些暴富的群体开始挥霍他们珍藏良久的欲望,如果他们做得不出格,我们倒也无所谓,但是有人做得比较出格,甚至触犯我们这个尚还贫穷社会的良心,那就不是一般的问题,因为在金钱和欲望面前,一个人的本质是无法掩饰的。赵本山出院了,我们鼓掌欢迎,因为他是我们喜爱的演员。

本山大叔康复了,这是全国人民人心所向,因为倘若没有赵本山,中国的春晚将不知能不能办下去,文艺的花园自然将少却了光辉。不管怎样说,以我这样从来不看春晚的人来看,我倒是觉得赵本山同志的一个精美小品要比任何有价的东东都值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