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NG的自媒体

Tag: 教育

农村基础教育调查报告(提纲)

 农村教育调查报告

低效率前行的农村教育

最近几年,在科教兴国战略的指导下,国家财政对基础教育的支出逐年增大,无论硬件还是软件建设,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基础教育在政策和群众的呵护声中昂扬前行,但是在西部农村,一个新的问题正在开始显现:生源减少。这个重大的情况似乎还没有得到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然而作为一名基层的教育工作者,我对这个问题感到担忧、无奈和迷茫,因此,我决定在适当的时候就农村基础教育做一次专题调研,先拟就一个提纲。

农村教育调查报告

主题:在生源严重减少的情况下,如何规划学校布局调整、整合资源,优化农村基础教育资源配置、小班额的情况下,如何获取质量效益最大化、寄宿制学校建设方案。

所需资料:学龄前儿童现状(人口状况、出生率、性别比、绝对数)、1-6周岁儿童现状(绝对数、发布特征)、义务教育阶段各年级在校学生数(绝对数、性别比、发展预测)、寄宿学生数量。

调查方式:问卷调查、走访、座谈、主动搜集。

预期:2010年12月30日前完成。

我觉得这其实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农村教育现在行走在一个夹缝里,现状很被动,前景很迷茫,性质很严重。

 

高考前夜晚的那点事

多年前的一个夜晚,好像是在高考的前一个晚上,朗月当空。我和同事喝茶聊天,讲述各自高考的往事,谈兴正浓,忽然我的手机响了,拿起一看,一个不认识的号码,有点疑惑的接起,好半天不见那头说话。

我走到外面,大声地责问那人不说话是怎么回事。刚要挂掉,电话那头就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她说您不要介意,我就是想和你聊两句。我说你谁呀,半夜三更的。那女孩说我随便乱打的,就打到您的电话了。我说哪你什么事?女孩于是用一种特别低沉的语气开始给我讲述她的心情和打电话的原因。我听清楚了,一个明天要参加高考的女学生,可能压力太大,受不了,所以想找个人倾诉,但是好像她并没有什么朋友听她乱弹。我于是很生气,就说你以为我愿意听你浪费我的时间啊?好好休息准备明天考试吧,别乱来了!那女生忽然说,您听我说完,我今晚打了好几个电话了,这是最后一个,明天我就不在这世界上了。这话可把我吓得不轻!我一想,一个豆蔻年华的女孩子,怎么心理素质就这么差呢?谁不参加个高考啊?有什么大不了的?你父母供给你上学,拉扯你到这么大了,最后你却来个自决于父母,什么良心嘛你?为人后者,为父母报,你真要是这么个畜生,你告诉我你在哪我过来亲自阔你几耳光了你再自作主张。我这么一说,那女学生忽然就泣不成声了。哽咽着说我也是放心不下我的父母,特别是我母亲,我觉得对不起她,可是我没有办法。我接着说你不要考那个无聊的高考了,这么大一个中国,每个人都不是北大毕业的,也没见饿死谁了。你就省省吧,马上回去睡个透觉,明天卷铺盖回家帮你母亲收麦子去好了,有什么大不了?

我在院子里胡乱地高声斥责着那女学生,同事诧异地跑出来说跟谁这么大声?我没理睬同事的话,继续高声斥责了那学生好半天,最后在发觉她的情绪稍稍稳定后说了些温和的话就挂了。回到宿舍,我跟同事说了这事,大家一致谴责那个学生的愚蠢做法,最后达成共识:这丫肯定没干好事!保不准是个骗子!这年代啥事没有啊?于是大家又谴责我的自作多情,但是我一直没觉着这事咋就成了一个骗局。

回到我的宿舍,已经晚上11点多了。我有点不放心,最后决定再打电话过去。可是打过去后,那边说他们是公话超市,刚才确实有一个女学生打过电话,好长时间。放下电话,我的思绪乱透了。我既诅咒那个冒失的女学生干嘛好端端要来破坏我的好心情,又疑心我的高声斥责加剧了她迷乱的心情。那一夜,我的睡眠质量就很差。

这事过去很多年了。我不知道那个小女生是否度过了她一生中如此之大的危机。也许第二天醒来后,她会想到感谢我这个毫无修养高声斥责她的人,她从而会感谢我一生,但是也许她已忘记我的号码。这么多年来,我有时候希望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告诉我她就是在那个迷乱的夜晚给我打电话的女孩,她现在找到工作了,生活得很好。可是我从来没有接过这样的电话。以后几年,我的电话换了好几个,就连熟悉我的人,经常也要斥责我换了号码不告诉他们。

马上又是高考了,我忽然想起了这件事,因记之。

顺祝所有的考生取得好的成绩!


教育手记:长大后,我只会恨

    最近一直惦记着几所破旧的小学校,我想着那些老教师,那些可爱的小学生,还有几间破败的教室。昨天,终于抽出时间,骑车走了30分钟的山路,来到一所小学校,访视结束后,我拿出手机,随便就把学校的情况拍了下来。 

    这个小学校是四个年级,只有不到40个学生,几个老教师都已经50多岁了,他们最多只能教学生认字、数数。因为校舍破败,一、二年级的学生挤在一个教室上课,老师给一年级上20分钟,然后再给二年级上20分钟。学校没有操场,也没有任何文体活动,所有的体育器材就是两个乒乓球拍,下课后,院子就是操场,男学生掐架,女学生踢毽子,放学后,他们就徒步回家,有的离家远的小学生要走一个小时。
 
    我们都曾经不停地抱怨生活,抱怨命运,但是和这些小学生比较起来,我忽然有了顿悟:原来我并非离悲痛更近的人。20多年前,我上小学的时候,就坐在这样的小教室里,20多年后,这样破败的房屋还在做教室用,我心里有点酸楚。
 
    站在那些可爱的小学生面前,我想他们并不一定感到痛楚。但是多年以后,当他们懂事后,他们一定会恨,不管恨谁。
 
    一定的。

Copyright © 2019 ALENG的自媒体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