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NG 自媒体】5月23日午间消息,对于facebook创始人兼CEO马克·扎克伯格来说,已经过去的这个周一,似乎是一个比较愉快的日子。这一天,他亲赴欧治,就饱受诟病的facebook泄露用户隐私问题第二次接收接收监管方面的质询。就在2天之前,欧治史上最严厉的隐私保护法案开始执行,形势似乎对这位世界上最年轻的亿万富豪不太妙,但是随后到来的质询,却很快让他放下心来,准备在布鲁塞尔度过一个愉快的周一。

和上一次在美国的听证会相比,此前,媒体和舆论普遍认为这一次出席听证会的议员们会吸取上一次的经验教训,以更加专业的知识储备”怒怼“这位惹恼了他们的年轻富豪,而随后的质询进程也恰好印证了这一点。这些职业“问询”专家抛出了一大堆尖锐、敏感甚至有些刻薄的问题,然后等待马克·扎克伯格的回答。但是由于本次听证会的组织形式以及有限的时间限制,给了扎克伯格一个很大的机会能够钻空子:他可以选择回答某些问题。

一位名叫盖伊·伏思达的专家质问扎克伯格:“当剑桥分析丑闻爆发后,你将那些非欧洲籍的用户的数据从位于欧洲的服务器中迁走,你这么做是恰当的吗?你会对欧洲用户进行赔偿吗?”盖伊·伏思达说,“如果要赔偿的话,是按照每个用户对你们公司的价值来进行的,对吧?我作为Facebook用户的价值是186美元,”伏思达说,”我觉着这已经非常不错了,但是我妻子可能以为应该比这个还多一些。“

对这个挑衅性的问题,扎克伯格并没有进行回答。这让盖伊·伏思达很生气,他接着说:“你必须要问问自己,你将如何被历史所铭记。是像乔布斯和比尔盖茨一样成为互联网的三巨头之一造福社会呢,还是要成为一个制造数字怪物的天才?”

另外一位相当尖锐的专家问询人是盖尔韦尔霍斯塔特,他羞辱扎克伯格说,“你可能对你所创立的这个公司控制不足,或者根本是失去了控制。因为自从2003年facebook创立以来,你几乎每年都在道歉,到现在,你已经道歉至少有15次了!”

对于以上所有这些不怀好意的问题,马克·扎克伯格都没有正面回答,因为给他的时间总共只有7分钟。在对这些质询泛泛而谈之后,听证会在那些恼怒的专家质疑声中结束了。有两个细节引起了国外媒体的注意。一个细节是,在听证会结束后,有好几位此前提出问题的“专家”赶上前去跟马克·扎克伯格握手,甚至有一位女性的专家让别人拿自己的手机跟小扎合影留念。另外一个细节是,当小扎跟这些“专家们”合影留念之后,在众多随从的簇拥下,昂首挺胸,大步流星从一个专用通道离开,而背后那些恼羞成怒的“专家们”则站在原位,似乎在目送这位创造了神话的互联网天才。

毕竟,他们下班后还得马上拿个菜篮子去菜市场买番茄呢,说不定还会因为几毛钱跟那些菜贩子吵起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