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NG 自媒体】因涉嫌向未成年人推荐并且传播色情低俗信息,短视频分享应用快手日前被央视点名批评,今天,4月3日,快手CEO宿华出面,公开向媒体和公众致歉,表示将痛改前非,重整前行,坚决整改暴露出的问题。

在宿华的公开信中,对于央视反应的问题,快手表示全部接受,并将重整社区运行规则,将正确的价值观贯穿到算法推荐的所有逻辑之中,坚决抵制和删除违法违规及色情低俗视频。快手今后将从五个方面对反馈的问题予以整改,态度坚决,宿华的道歉信可谓诚心可感,几至痛哭流涕。

其实,早在自媒体大红大紫之前,UGC平台曾经一度也走过快手今天所走的道路,尤其对于互联网初创企业来说,在流量被BAT瓜分完毕之后,要想在互联网的盛宴中获得一杯汤羹,没有天马行空的想法和色胆包天的勇气,是无论如何也不能从BAT的围剿中突围的。当年,快播就走了这样一样路,最终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虽然快播并不产生内容,也几乎没有UGC,但是王欣的想法大抵就是这个套路。在自媒体爆发以来,互联网初创企业似乎一下子获得了打败BAT的决胜法宝,但是终归无法逃脱流量的套路,360水滴直播悄然关闭,表明自媒体的法宝也不灵,并且代价太过直接。现在轮到快手了,宿华能够以此为契机,带领快手逃脱流量的魔咒,走向新的明天吗?

宿华说,算法的价值观就是人的价值观。对此,小编表示不能苟同。算法不能总是背黑锅。快手这样的平台之所以出现大量色情低俗信息,甚至向未成年人推荐基于“兴趣”的视频内容,无需多么高深的算法也能够达到,因此,不能将有意无意的试探推诿于算法的缺陷。算法虽然也可以达到某种目的,但是无论算法最后要达到何种目的,其实背后的都是资本,是茹毛饮血的资本。如果把资本的怪兽不能圈在道德、法律甚至自律的笼子里,任何算法都不能改变视频网站要推荐给用户的内容。

当然,背靠鹅厂的快手现在也不能说是一个初创企业。2017年3月,当快手接获鹅厂3.5亿元战略投资时,马化腾曾经盛赞 “快手专注于服务普通人日常生活的记录和分享,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是中国移动互联网一款非常贴近用户,有温度,有生命力的产品。” 但是当一个15岁的“孕妈”都能够借助一部手机在快手上成为网红时,快手似乎应该将这温度稍微降一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