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记忆中,每一个六月天都会给人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这其中既有对于苦累生活的怀念,也有对于流逝岁月的感叹,然而更加让人无法释怀的,却是熔融在六月火热天气里父亲的汗水和收获。

六月是属于父亲的季节。

成长的岁月里,每一个麦黄六月,都掺杂着汗水与泪水,有时候甚至也分不清滴在地上的究竟是汗水还是泪水,因为那时候,就连汗水也是咸的。透过汗水浸润的眼睛,我总能看到父亲那坚毅如山的身影,那身影也许有些疲惫,然而绝不痛苦。于是我也会学会了从容:假如生活有些期待,绝不用惧怕路上的艰难。

这个六月,从来没有进过医院大门的父亲因为身体的原因住了一阵子医院,忽然之间,第一次发觉父亲如此苍老。出院后,随即就是麦子的收割,因为刚刚出院,医生告诫父亲不能参加重体力劳动,父亲于是感到无所适从,因为从来没有一个麦黄六月是父亲不能参与的,然而没等父亲做出决定,母亲已经把所有的麦子都收割完了。父亲有些诧异,随即陷入默然,一个人坐在墙角默默看着我和母亲打碾麦子。那情形,犹如一位受伤的勇士,战场上响彻云霄的厮杀声已然成为回忆。

六月是属于父亲的季节。

我在那些汗流浃背的六月天,学会了在困境中默默前行,在顺境里绸缪将来。我因此记住了多年前那个在暴风雪中搀着母亲艰难前进的小孩,也祈福过晨曦中从城市的垃圾箱中捡拾生活的老人。我因此不会抱怨岁月,也从不懊悔过往。

这些都是父亲教给我的。

祈望天下父母健康长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