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0150804_170215-2

 

西藏是我心中的圣地,但是现在还不是我计划中的下一个旅行地,在我决定领略藏地风情的计划开始后,甘南是我的第一个目的地。

2015年8月3日,我们启程开始此次甘南藏地之旅。

行前,我做的路书大约需要5天的时间,计划中的目的地包括拉卜楞寺、郎木寺、尕海、桑科草原、扎尕那,然后返程途中路过的小众景点包括腊子口和遮阳山。但是因为在去往尕海的途中错过了路线,所以临时决定放弃尕海而选择就近的花湖景点,而因为天气的原因,扎尕那最终也非常遗憾的没有成行。

img_20150803_204022

8月3日下午15点时间,我们顺利抵达夏河县拉卜楞寺,下榻到著名的红石国际青年旅舍。虽然也是旅游旺季,也没有提前预定,但是很幸运的是有两间多人房,正好够我们一行住宿。红石国际青旅在驴友中非常著名,我们去的时候里面正在扩建,旅馆外面非常不起眼,院子里到处堆积着建材,但是居室里面非常整洁,干净的楼道,昏黄的灯光,古朴的高脚凳,漂亮的老板娘,整个就是一块文青的圣地,我有时候觉得自己其实好想在那个地方多呆一段时间。

在文人墨客的心目中,旅行与美食是分不开的。青稞酒我是喜欢的,但是酥油茶和牦牛肉我不喜欢,在起身前往甘南之前,我已经准备好了大饼和方便面,所以在甘南的时候,我压根没准备大快朵颐。当天晚上在大夏河边上的一个酒店里面吃了米饭土豆丝,但是饭店里到处弥漫的酥油味碍了我的胃口。期间有一群来自美帝的驴友也在用餐,并且还跟我们合了影,他们是见过世面的人,一看吃饭的架势就知道他们对于周围的环境是无所谓的,我因此而对自己表示遗憾。

当天下午我们先去了桑科草原,但是蒙蒙细雨使得路面非常湿滑,所以大约看了一圈就返回拉卜楞寺,本次旅行的重点目的地。

img_20150803_162705

拉卜楞寺创建于清康熙48年(公元1709年),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寺院之一。拉卜楞寺因其完备的藏学教育系统和藏传佛教典藏书籍而闻名于世,在民间旅游中,其长达3公里的转经筒被民众所熟知。

徜徉在拉卜楞寺里里外外的小路上,红墙金瓦间除了旅人都是转经的藏民信徒。他们手持佛珠,念念有词,匆匆绕过熙熙攘攘的旅客,在他们朴素得几近不讲卫生的表面之下,其实是一颗虔诚信仰的决心。我羡慕他们对于信仰的执着,也能够体会到他们内心的宁静,而所有这些都是现代人类所缺乏甚至奇缺的。事实上,1980年拉卜楞寺开放旅游之后,因为游人日渐增多,一些素质低下的游人在寺院里面高声喧哗,大肆拍照,甚至袒胸露乳,穿着暴露,引起了寺内僧侣的强烈不满,曾经一度要求关闭寺院,禁止游览,然而金钱的世俗利器最终击溃了神圣的清规戒律,拉卜楞寺并没有被关闭,随着中国土豪人数的激增,那些有碍佛规观瞻的人和事反而越来越多。

img_20150803_163501

另一个让人感到惊讶的事实是,藏传佛教自古以来形成的僧阶制度至今影响深远,据一位曾经在拉卜楞寺做喇嘛后来定居印度的人讲,喇嘛中也会有一些有权势的人,他们会比其他僧侣拥有更多实际上的特权。在拉卜楞寺,我亲见一众小喇嘛急匆匆把道路上的行人推开然后低头垂手做恭敬状 ,正诧然间就见一辆丰田霸道从这些小喇嘛推开的道路中间急驰而过,而那辆越野车居然悬挂的就是某地的普通的车牌,这期间的故事耐人寻味。后来到了郎木寺,也见过开着霸道的喇嘛用标有VIP标识的军绿色布套遮了车牌,然后在一处寺院外面停车之后甚至不需要亲自关闭车门,昂首走进寺院,几个小沙弥关闭车门后急匆匆跑进院落然后关闭大门。

实际上,不难理解的僧阶制度可能一直伴随着藏传佛教的历史。在塔尔寺,今天那些修建得最为雄伟高大的建筑,就是当年寺内最有权势的喇嘛的府邸,藏语称为“尕哇”。每一处“尕哇”内都有人数不定的服侍喇嘛,举世闻名的拉萨布达拉宫更是历代达赖喇嘛的冬宫驻地。很遗憾,在物质文明高度发达的今天,这种对于物欲的追求甚至连佛教寺院都不能幸免。佛有八难,“物欲之难”却不在其中,不知何故?

郎木寺是此行的第二个重点目的地。

img_20150805_082032

清乾隆十三年(1748年),拉萨甘丹寺第五十三任甘丹赤巴嘉参桑格(第一世郎木赛赤活佛)步行至此,见此地群峰灵光闪耀,山下云雾缭绕,认为是有灵气的宝地,便在此兴建了郎木寺。

郎木寺所在地是一个童话般美丽的小镇。小镇两面环山,东山上有著名的红山崖,西山依山而筑的就是郎木寺,白龙江从小镇穿城而过,潺潺东流。小镇的街道不大,两边是林立的酒店旅馆,偶尔闪现在眼前的标识着英文的店招告诉你这个童话般美丽的小镇一定会有很多不同寻常的地方。虽然这样,但是如果你在下午时分抵达郎木寺的话,会很难找到一个住宿的地方。我们到达郎木寺正好就是在接近傍晚的时分,也正是在寻找住宿的时候,我一不小心就把小镇的主街道走了个遍,然后不经意间看到了夕阳映照下迷人的红山崖。最后,我们在一个叫做德吉旺姆的旅馆下榻,费用之高,远超我的预算,因此差点让我失眠。但是总体来说,超出预算的支出并没有影响我的心情,恰恰就是郎木寺迷人的景色和童话般的气氛把一切可能影响心情的东西全部抛到脑后。小镇上到处都是摩肩接踵、匆匆而过的行人,他们和街边咖啡馆里悠闲地品味着美味咖啡的金发女郎形成鲜明对比,毕竟,他们有的已经在郎木寺住了好长一段时间,而有些人刚刚才到达这个传说中的仙境,却为找不到住处而发愁呢。

img_20150805_084556

我们在郎木寺只呆了一天时间,“东方小瑞士”郎木寺大美的风景和迷人的氛围远远没有饱偿。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背上所有尘世间无法释怀的俗虑,再去那个地方住上几天,享受那一刻原始然而不能轻易得到的幸福。

那是一个能够让你忘记一切烦恼的地方。

img_20150804_165145-pano

花湖是临时造访的一个景点,因为天气非常好,高原蓝色的天空上洁白的云彩仿佛触手可及,而平静如水的湖面倒影着天空的云彩,让人仿佛置身仙境。之后,我们开始返程,先是到遮阳山,在山脚下的农家住宿一晚后,第二天一大早去爬山。

img_20150806_080855

遮阳山位于漳县大草滩乡境内,是国家AAAA级风景区,但是开发的程度不够,虽然像这样基本保持原貌的景区在大天朝已难见到,但是太过古朴的景区如果连基本的服务设施都没有的话,那决然不会给游客带来好的体验。在遮阳山,我们早起爬山的时候碰见一位妇女,我跟她开玩笑说把我的矿泉水2元买给她,她说到山上了再说吧。等我们气喘吁吁爬上山的时候,发现那位妇女已经坐在一个简易的茶水摊边,茶水摊上也摆放有矿泉水,我说这一瓶多少钱?她说10元。

8月6日下午,结束了4天的甘南之行后,我们安全回家。藏地的风情给了我极其震撼的回忆。我时常会不经意间想起藏地奇美的喇嘛庙、风马旗、玛尼堆和无边的桑科草原,红石青旅那份恬淡宁静的氛围和旅舍外奔腾而下的大夏河水时常出现在梦里,而郎木寺迷人的仙境更是让人无法割舍。我喜欢大自然的纯净胜过对于城市的追求,这大约也是至今无法释怀藏地风情的一个重要原因。

img_20150805_151137

西藏我是一定要去的,然而我最先去的是甘南。

明人顾炎武吃甘蔗时,先啖其尾,人问其故,答曰:渐至佳境。我去甘南也是因为我要把最美好的藏地之旅留到后来,即便这样,短暂的甘南之旅仍然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影响。

生命中会有很多不经意的美好的瞬间,刻意追求的东西往往不能给我们带来愉悦,除了旅行。藏地风情不但在不经意间给你带来惊喜,也会把你的旅程全部变为涤荡身心的洗礼。

甘南再见,我是一定还要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