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NG博客】11月12日早间消息,谷歌重返天朝的消息尘埃未定,但是已经足以触动某些人的敏感的神经了,这不,网络上黑谷歌的文章一搜一大片,挺BAT的也是一大片,谷歌尚未返华,已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这可以看出这些人的面孔有多么的丑陋,内心有多么的肮脏和阴暗,在历史的车轮面前,他们选择了阻抗,然而也选择了灭亡。下面这篇文章是最近看到比较好的一篇文章,全面分析了谷歌重返天朝的方式、内容及可能的结果。

谷歌中国总部

谷歌重返中国的消息不绝于耳,最近又有消息表示谷歌可能真的会重返中国了。但是重返中国的计划可能会令人失望。要不了多久,主流国产智能手机的屏幕上就会出现几个Google app,特供中国的Google。

Google重返中国市场的小道消息夹杂着网友的期盼和臆想不绝于耳,这件事终于有了下文:根据达内Android培训技术专家获得的独家消息,Google计划将部分服务落地中国市场,打造相对完整的一套服务体验,包括Play应用商店、Play游戏、地图和翻译。

目前Google已经在中国设立服务器进行内测,特供版的Play商店采用了红色的设计,并不包括音乐、书籍和电影资源。届时用户可以通过绑定银联卡购买应用及游戏。

当然,这也意味着服务必须接受本地的法律法规,与此前Evernote落地中国的产品逻辑一致,用户使用手机注册中国区Google账户,但中国区Google账号体系是独立于Google的,也就是说,你现有的Gmail邮箱届时无法登录中国区Google账户。

在回归的产品名单里,达内Android培训技术专家并没有看到诸如Google搜索这样的核心业务,我们猜测政策审批可能不是Google回归中国进程中的最大阻力,而在于Google内部面对巨大商业机会与意识形态和审查机制之间的纠结。

How Google Works一书中就记录了公司管理层的这种争论——

Google内部不少人对于发展中国业务抱有不同意见,但“商业上的考量以及想要改变中国信息流通现状的愿望,都是我们的天平倒向进入中国市场一端。时任Google CEO的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一向认为打入中国市场不仅是个英明的商业决策,从道德价值观而言也是正确的选择,虽然谢尔盖对此一直持有不同意见,但拉里一直与埃里克所见略同。”

“Sidewinder”——侧击,这个由Android Police从Google Play拆包里发现的中国国旗样式的Play商店logo的代号似乎就包含了一种“曲线救国”的隐喻。毕竟,应用分发是少数既具有庞大商业前景又可以不触及价值底线的服务。

随着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逐渐淡出Google日常运营,刚登上Google权力宝座的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希望追逐下一个10亿的市场,他曾经在接受福布斯采访时说:

“我并不认为中国市场是一个黑洞。这是一个巨大的机遇,而我们可以扮演一种支持平台。未来,我们也有机会提供其他服务。”

2010年Google撤离中国,尽管Android在中国统治着接近90%的市场,但Google却没有从中国Android红利中获得太多收益。相反,为了争夺Android应用分发入口,国内已经形成了以百度91、豌豆荚、腾讯应用宝割据的格局,也造就了诸如软件版本混乱、盗版和恶意软件充斥乱象丛生的局面。

达内Android培训技术专家认为:逻辑上Google要直面新规则土壤下壮大的几个强劲对手,但因为独立账号体系以及在华缺失的搜索、Gmail等核心业务,Google系统与应用服务这个最大的优势也不复存在。而在预装设备扩大占有率这条路上,诸如小米、华为等智能手机公司也不可能抛弃自有渠道,尽管根据移动应用软件分发协议(Mobile Application Distribution Agreement),国内开放手机联盟厂商必须预装Google Play以及其他Google要求预装的服务。

这样一来,留给中国版Play商店也剩下一个正统身份的外衣。

达内Android培训技术专家表示:或许Google的想法并不是直接与这些第三方渠道竞争,是将已然在中国市场碎片化的Android市场重新整理统一,完善和协调更好的盈利模式,帮助开发者统筹Android系统上的缺失盈利。毕竟对于开发者而言,中国也只是全球市场一百多个国家中的一个。(据网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