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科技北京时间3月16日消息,科技网站CNET发表署名为本·帕尔(Ben Parr)的文章称,Google过度痴迷于社交网络,或致重新不足,以下是原文

谷歌帝国受到Facebook直接挑战。社交网络的兴起让谷歌的Google Search、AdWords广告代理及谷歌AdSense免费广告计划所拥有的影响力大不如前。

这让谷歌感到害怕。Facebook超越谷歌,夺下网民上网目的地排行头把交椅,而且Facebook很快成长为可以推动互联网发展的平台。此外,Facebook对谷歌核心广告业务造成威胁。若Facebook退出社交网络版的AdSense,或会吸引广告主们蜂拥而至,从而打断谷歌现金流的来源。

不过,谷歌并未屈服。这也是谷歌联合创始人拉力·佩奇(Larry Page)出任公司CEO后进行内部整顿的原因。自佩奇上任以来,谷歌关闭了众多服务,其中包括社交问答服务Aardvark、在线健康信息平台Google Health以及在线照片共享服务Picnik等。

更重要的是,谷歌推出了自己的社交网站Google+。谷歌将宝压在了这个新产品上,希望Google+可以让公司的产品在这个社交网络时代更加有价值,更加有用。谷歌为此开发了例如+1功能,Google+视频群聊服务Hangouts及个性化搜索Search Plus Your World等产品。

最初的时候,Google+似乎将会获得巨大成功。Google+推出后仅7个月,用户数便达到9000万人,并且媒体对该社交网站也给予了积极评价。但近几个月,媒体对谷歌的社交网络战略产生质疑,批评谷歌的声音也越来越响。

美国科技博客Marketingland及CNET的撰稿人丹尼·沙利文(Danny Sullivan)近期曾刊文称,“问题是,我认为谷歌在发展的途中始终没有搞明白,谷歌仅仅成为另一家大公司。谷歌与其他大公司一样,会做出错误决定。但与别不同的是,谷歌的创办信条“不作恶”则让其越陷越深。”

媒体的言论并不是谷歌最担心的。本周早些时候,谷歌前工程师詹姆斯·维塔克(James Whittaker)发表博文对谷歌进行了抨击。他写道,“曾经我所热爱的谷歌是一家鼓励员工创新的科技公司。我离开时的谷歌,却是一家只专注于单一企业命令的广告公司。”

维塔克还对谷歌的Google+社交网络服务进行了抨击。他在博文中写到,谷歌曾宣布称互联网的共享活动已经破裂,只有以Google+为中心才能修补这个破裂。维塔克表示,“就像之前所说的,共享从未破裂。共享活动令人十分满意,只不过谷歌不是其中一员。”

值得注意的是,维塔克目前任职于微软。实际上我是在Google+里面搜索到的,这感觉就好像谷歌直到我正在挖掘新闻。

这就是我对谷歌既钦佩却又失望的原因。作为搜索巨头,谷歌别无他法,只能推出Google+进入社交网络,谷歌不会放弃与Facebook在社交网络的竞争,也不会淡然退出。谷歌要反击,哪怕赢得这场竞争已无望。谷歌这种热血精神是令人钦佩的。

不过,我不能就以此为据说Google+让我拥有了更好的谷歌体验。从Gmail或者谷歌地图(Google Maps)进行分享确实不错,但是我的朋友们都不用Google+,他们用的是Facebook。而且我非常不喜欢Search plus Your World搜索服务,因为它降低了我的搜索结果的相关性及可用性。整体用户体验十分糟糕。

若一家企业要进行更换领导并且对管理层进行重组,都会引起员工的不安,并会出现大批人跳槽。因为若公司想要转变,通常都要做出必要的牺牲,不过在谷歌这里,却没有看到这个现象。我所接触到的谷歌的员工对佩奇重返公司感到高兴,丢掉谷歌不必要的负担,首先要让谷歌放慢对社交网络现象的反应步伐。

然而,在谷歌Gmail、Chrome浏览器等产品上奏效的魔法,在Google+这里似乎全然无用。我觉得,谷歌过度痴迷于与Facebook交战。谷歌拥有的资源可以让其开发并推出真正可以改变我们互联网使用方式的创新大胆的服务。这才是让谷歌成为全球最大企业之一的魔法。若失去了这个魔法,那么谷歌就只是一个试图保护自己日渐衰退帝国的平庸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