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国外媒体报道,哥伦比亚大学心理学家Betsy Sparrow发表在最近一期《科学》杂志中的研究指出,谷歌这类网络搜索引擎的兴起,已经改变人脑记忆信息的方式。

此研究显示,我们容易忘记那些我们相信能够轻易在网络上找到的信息,而对于不易在网络上取得的信息记忆较深。同时,我们也更能够记得在哪里找得到信息,而不是记住信息本身的内容。

Sparrow解释说,网络已成为心理学家称之为“交换记忆”(transactive memory)的一种主要形式,这是指当我们知道何时以及如何存取信息时,记忆可通过外部协助完成。

谷歌是否会让人变笨的这个议题,之前亦曾引发过讨论。早在2008年时,知名科技学者Nicholas Carr就曾认为,大量依赖谷歌查询资料,让人们失去深思与专心的能力,广泛的收集各种信息,让现代人的智能变得肤浅与功利主义。不过,后来的一项网络使用者调查研究指出,大部分的使用者都认为网络会让人变得更聪明,不会变笨。

Sparrow的这项研究并未暗示Google是否影响人类智能,但确实指出,Google已使人们在寻找信息的行为上变得更为复杂。这未尝不是好事,因为我们可以不用再费力背诵一些随手可得的信息,而将大脑用在更有创造力的事务上。(据网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