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一个同事告诉我,你现在不能叫“卡扎菲”了。我说怎么不能叫了?同名同姓的多了去了,只准那谁叫卡扎菲,就不许我叫卡扎菲?

后来想想也是,卡扎菲这名字我其实是最近才开始使用的。虽然早年知道卡扎菲这个人的时候觉得特好奇,不光名字好听,而且风格非同寻常。不仅保镖都是清一色的美女,而且据说还是处女,更何况这人喜欢在公众场合抽烟,且是雪茄,也不管你奥巴马在场,还是潘基文到访,我照抽不误,因此,感觉这人不是人,不是一般人。当时因为一点事,需要申请个QQ号,上网这么多年从来不用QQ的,被迫之下,就使用了卡扎菲,后来一搜索,发现在QQ上卡扎菲可不是我一个,而是好几个。现在姓卡的被八国联军轮番轰炸,看上去没几个好日子过了,我想确也必要废弃这个名字。

最后感到有点郁闷:都什么年代了,一个主权国家随意被别国欺负,更是打着UN的旗号,简直糟糕透顶。难道这世界真的没有真正的友谊,只有真正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