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之城

天空之城

除了痛苦,世界上只有一种东西能够让人热泪盈眶,那就是音乐,久石让的音乐。

我第一次听到《天空之城》的时候,以为这不是中国人的作品,但是也没有料到这竟然是日本人的作品,后来才知道,原来这曲子的作者是久石让,一位日本当地音乐人。我第一次在一种复杂的情绪中接收了这个事实:不管这曲子是谁做的,我只喜欢这音乐就够了。

《天空之城》给人一种极其空灵的感觉。在被现代文明的物欲和肉欲所包围的今天,假如你要向别人推荐久石让的《天空之城》,也许大家以为你疯了。然而假如这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喜欢的久石让的音乐,那么,我宁愿自己疯了。因为即便我自己没有疯,这音乐听得多了,在一个物欲的世界,你迟早是要疯掉的。我不仅自己喜欢听这曲子,还给儿子所能够接收到的任何地方都寻找机会播放这曲子,我确信,即便儿子不能明白这音乐的背景,但是他至少已经站在我这边,因为他已经喜欢这曲子了。

久石让是一位大师,我遗憾自己低微的处境无法亲自聆听大师的音乐会,但是只要这音乐响起,我想,我跟大师的心灵已经通了:人类文明的结果,只有音乐能够跨越种族和民族,模糊国界和政治,直达懂音乐的人的心里。

《天空之城》有多种版本,我最喜欢的是小提琴和钢琴版的。音乐是心灵的颂歌,过多的文字无助于传递这颂歌的本质。我宁愿自己沉默,聆听这心灵的倾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