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NG博客

互联网那些事

我非师东兵,也未曾了解师东兵这个人,但是最近想到了几点无聊的事,翻出一篇多年前的旧文,觉得有点意思,于是再次贴出来。

1、一想起张朝阳就知道没法活了。张朝阳的发型给了我很多的思考,因为我曾经在理发店咨询区域内著名的发型设计师,要求根据我的头型、肤色、阅历、喜好颜色、文化程度以及职业特点为我精心打造个性发型,要求不媚俗,不做秀,可以不考虑MM回头率,但是务必要引起她们的高度重视。只有一个老师傅肯定地告诉我:就你这头,也就剃个光头还能将就,要是保留头发,没有适合你的发型。可是我忽然想起了“业界”领袖张朝阳,他的发型有啥特点呢?妨碍他做CEO了么?人家整个一个帅哥呀!于是,非常懊恼。从此不提发型的事,否则没法活了。

2、一想起丁磊就知道我还是个特困户。仔细看了下,发现我跟小丁都是同龄人,虽然比起我稍微大了几岁,但都是“70后”人。丁磊32岁就做了中国首富,我也到这个年龄了,但是看起来离“首富”还差点距离。因此,想起丁磊就觉着咱还是个特困户,还没有解决温饱,要积极响应LP的号召,从此不准乱花钱!

3、一想起马化腾就知道QQ用户都是“悟空”。网上热炒“吉祥号”、“情侣号”、“珍藏号”什么的,淘宝上随便一个5位数的号码就要标价几千元,马化腾个人珍藏的“88888”拍出了26万的天价,但是仔细想想,我们这些人都跟谁过不去啊?马化腾成了如来,我们都是些“猴子”,最多也就是个“悟空”,在人家的掌心里腾云驾雾,寻求悲剧的极乐。马化腾要是不喜欢咋,随便翻个手就把我们都罩里面了,到时候,你就是有个“110”的号码也救不了你。

4、一想起徐静蕾就知道web2.0没有悬念了。我们在迷茫的热情中迎接web2.0的到来,以一种莫名的激动对互联网充满了幻想。先是有人在博客上做着严肃文学的美梦,以为这就找到了通向文学圣殿的捷径,但是因为经受不住漫骂和侮辱,最终失望而归;后来有人一门心思拿博客做日记,但是点击量却破坏了做日记的心情,最终粘帖代替了创作,裸奔代替了含蓄,我们的眼球都被女性的胸和臀所吸引,web2.0仍然像佛一样拈花微笑,只看着你,却不发一言。博客领袖徐静蕾的点击量终于突破了一个历史性的数字:1亿。至此,Web2.0的迷雾拨开,轻纱撩起,露出佛的本意:食色,性也,互联网从此没有悬念。

5、一想起“刷分器”就知道点击率没有意义了。最近网上爆出博客专用刷人气的工具,可以刷几乎所有知名门户网站的博客。可以只刷总访问量,也可以刷单个文章。以互联网崇尚自由的精神,这种软件迟是早要出现的。制造一个木马或者病毒的目的我们可以想像,但是博客“刷分器”的出现在迎合谁的市场?退一步想,就算你的博客刷到60亿的点击量,全世界人均一次,狂欢之后,又剩下什么呢?西施因为得了胃溃疡所以捂着胸口,倘是东施,只要少穿几件衣服,摆个“S”的pose也可以出名的,大可不必也捂着胸口,仿佛真的有病。(07年旧文)

Categories: 心情随笔


揭穿SEO十大谎言(三):关键词堆砌 » « 所谓“《废都》完整版”

发表评论

你的 email 地址不会被公开.

*

Copyright © 2017 ALENG博客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