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多门户网站引用某纸媒的报道说:香港著名作家、中国武侠小说标志人物金庸出现在中国作家协会年度拟发展会员名单中,接受社会对于其作品原创性、杰出性和代表性的判断,若无意外,金庸先生将正式成为中国作家协会的会员。

金庸居然还不是中国作协会员?这让我有点诧异。就作品的影响力而言,恐怕中国当代科班出身的“作协会员”还没有人能出金庸之右。一个中国几代人都家喻户晓的作家,到今天才有机会加入作协,实在是一种讽刺。要么金庸先生的作品不是正统而严肃的“文学”,要么作协原本就是一个只唱高调,不出产品的铁公鸡,否则,就无法解释这个事件背后的玄机。

成为一名作家并且荣幸的加入作协也是我少年时代的梦。多少年过去了,文学与作家已经离我很远,作协在我心中也只是一个顽固与守旧的符号。近年来中国作家协会有一些引起人们争论的话题,比如网络作家直入作协、传统文学与网络文学的相看两讨厌等等,其核心不外乎两点:传统文学要不要创新?网络文学到底算不算“文学”?我直观以为,目下的作协已然成为旧思维的守护神,要在网络时代获得新生,作协也要改革,不能抱着传统的青花瓷不敢丢。比如,那么多作协的会员,你们总该写点什么东西好让人们知道你还是一个“作家”,否则,一个蜗居的高级专家库里面,那些所谓作家实在太有点名不符实了。

金庸要加入作协了,如果早几年说不定是一件好事,但是现在看起来有点别扭。因为作协的庙实在是太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