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我对《论语》这东西既无兴趣,更无研究,但是自从一个叫于丹的女人开始在电视的媒体上说讲《论语》以来,我有时候发现自己必须得了解一些起码的知识,以防失却在常识的迷幻之中,贻笑大方。

据媒体的报道,于丹最近到伦敦去演讲,过程中耍起大牌,先后换了三个房间,呵斥宾馆的服务员,对随行的翻译人员出言不逊,最后导致这名窝囊的翻译职员中途退出翻译。事后根据于丹的解释,这么翻译业务不过关,是她自己要求退出翻译的。但是一个细节引起了大家的注意:这么翻译人员是一名博士研究生。

这个细节为什么引起了我的注意?

根据那名随行翻译的说法,于丹在伦敦的一次演讲中,长时间不停顿,导致翻译无法很好地将她演讲的内容现场翻译出来,然后于丹叱责翻译不称职。我可以理解,以于丹于大师这样的博士生导师的身份,她的每一言、每一语,必含有重要的启发和指示,倘若作为一个技术人员的翻译,因为迟滞的翻译速度,最后导致演讲者兴趣全无,思路顿失,实在是一件举足轻重的大事。我们因而可以理解于丹大师的愤怒。但是事实并不是这样。据说以博士生身份出任翻译的那名女士,之所以无法准确翻译于丹于大师的演讲,是因为于丹长时间演讲没有停顿,并且在翻译示意停顿的时候她仍然没有理睬,继续自己精彩的演讲,最后翻译无从着手,导致于丹的不满。我们不仅要问:于丹为什么要无辜地背离常识而去为难一名普通的翻译人员?

不要去测想,也无须过多的假设。我可以大致得出一个结论:忘乎所以的人总要在一些场合耍大牌的。但是于丹是一个研究《论语》的学人,按说一个对于中国传统文化有所研究的人,即便没有领悟传统文化的精髓,也不至于作出背离传统的恶行来。于丹研究过《论语》,她知道孔子的那句著名的话: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我们都不当这是一句好话,莫非于丹于大师要以自己的行动说明这句名言另有新解?

我喝了点酒,可能也有些过量,所以想就此打住。不过,以一个愤青的眼光再次注目这件事,我忽然想发自内心地说出我早已确定的想法:于丹最合适的岗位不是教授,也不是什么导师。也许,她至少应当先适应一下吧女的生活,因为这无关什么《论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