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NG的自媒体

喝酒那点事

 
好久没有痛快地喝一场了。
下午抽空转出去,刚到街上就有人发来短信说过来喝两盅,循着电波我就进去了。才喝了一半两的样子,忽然觉着也没意思,酒到口里也不是那种特别沉醉的感觉,就找借口又跑出来了。这会正坐着的时候,又发现胃里老是有一种翻江倒海的欲望,这种欲望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就是喝上一天,也不会发生,但是近来这种感觉特强,我终于知道了自己似乎即将要远离这种曾经给自己带来很多美好幻觉的好东西。如果是真的,对现在的我来说,将是一件非常值得痛苦的事。
 
 
我的喝酒细算起来,应该至少有15个年头了。15年来,按照每月喝5斤计算,到现在为止,好像喝了足有1000斤的样子,也就是说大概喝了0.5吨酒了,这还是算白酒,倘是加上啤酒的干活,2吨酒早喝过了。想想也不是个小数字。特别是上大学那几年,我一不到校外租房藏个嫩女生,二不去摸吧花钱(当时好像还没有),周末的大部分时间就是押解几个不太爱喝酒的哥们凑到那张破桌子前,三下五除二就搞掉2瓶,然后各干各事,我蒙头就睡,基本上来不及脱个鞋什么的。我睡上床,下床的兄弟还得经常举个塑料盆随时提防某些流体的东西从我的嘴里狂泻而下。工作了以后,更是除了喝酒,还犯了打牌的毛病。一时间,一顶“赌神”的帽子就扣在我头上,就连街上的小混混也会慕名而来,非得跟我打一场,见识下传说中的“赌神”。好在我的梦醒得快。现在杜绝这东西已经10个年头了,有时候偶尔见到小毛孩玩牌,竟生出陌生的感觉,而且现在的新青年玩牌花样太多,按照我现时的反应速度,我绝不是他们的对手。只是喝酒的嗜好保持到现在,未见大的陌生。
 
 
一直在酒场上没见过使我五体投地的圣人,但是我遇到过一个党委书记,差点就需顶礼膜拜了。那次我们从中午喝到晚饭,然后继续战斗,差不多10点多的时候,我发觉自己眼前至少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我愣了愣神,不是就我们两个人么?怎么会有3个人呢?然后发现眼前那两个一模一样的人连动作都是同步的,我就说书记啊,你怎么会是两个人呢?老书记先是一愣,接着一声大笑,他说你丫喝大了,我今天这是第3场酒了,我看你还是一个人,你才喝了几盅就看我是俩人了?我一听,当时就倒在沙发上了。迷迷糊糊中听见老书记对谁说,快抬上去。然后就失去知觉了。从此酒量大减,也不喜争强好胜,我相信了大音无声的真理。
 
 
最近很少喝酒,但是我决心还是不去戒掉。一则工作需要,能喝半斤得喝八两,能喝白酒就不喝啤酒;二则投缘分的酒场人皆做原始状,能够增加战胜混沌社会的勇气,这是最难得的。所以还是不去戒掉的好。

 

Categories: 心情随笔


百度今日大规模更新小站 » « 费米理论:他们在哪儿呢

1 条评论

  1. 能喝酒是万技之首技!
    但要注意控制,毕竟这玩意是跟身体挂钩的。

发表评论

你的 email 地址不会被公开.

*

Copyright © 2018 ALENG的自媒体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