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周忙着处理一件事务,今天回到单位,感觉心情非常沮丧。沏了杯咖啡,顺手就拿起桌上一张报纸,闷生生坐着。忽然进来一个人说,B走了。我说到哪里去了?没觉着是大事。那人说,走远了,不回来了。我一愣,B怎么了?那人说,昨天挖井的时候就没上来,可能是中毒了。

我好长时间没回过神来。

B是我高中的同学,其貌不扬,为人憨厚,但是特有灵性。从高三读到高五,终于发觉不是念书的料,就弃文从商,回到家乡的小镇自个开了个小百货。可能还是有些学生情结,后来小百货兼营照相、文具、书包、图书租借、光盘租售等业务,生意兴隆。我虽然很少到B的铺子里去,但是我为他的小生意暗自鼓劲。有时候不小心渡进B的铺子,他必热情的递烟打啤酒,总要和我唠叨半天,叙说他的生意,偶尔回忆高中的往事。B曾经因为经营传说中的不健康的书籍受到很多学生家长的质疑和训斥,但是我坚信他不会做这些事。我曾经特意到他的书架上搜索了半天,只发现了金庸的武侠和琼瑶的爱情小说,再就是些辅导的教辅的书,我确信学生都很爱他的书。有一回我忽然发现了一本鲁迅的书,已经很破旧,我要买下来,他说你喜欢拿去看好了,这书是我看过的,学生都不看。我于是“拿”去看了,翻开书页,发现他在里面圈圈点点地划了很多记号,那时候我很感动。毕竟,一个生意人,还在看鲁迅的书。

B的婚姻经历很复杂。先是离婚了,后来跟一个女孩子若即若离地,因为女方家长的反对,终于没有成功,那女孩还招致了她父亲的暴打,落得残疾。再后来我经常发现他的铺面里总有一个陌生的女孩的面孔,偶尔传来些关于他的闲言碎语。我从不询问他的婚姻的事,但是有时候他会羡慕我的生活,我说也就比你少流点汗什么的,心情没你好,肯定的。他说你们这些人,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我只笑笑。去年的时候,妻有一天跟我说,我同学跟你同学结婚了。我忽然很高兴,有一次专门跑到B的铺子里看他的新娘,一个胖胖的女孩,带着一个小男孩,B很高兴,我说了些祝福的话就出来了,心里为他高兴。

前几天还见B,他说天旱了,要给自己挖口井。我说那得多少钱?B说他自己挖,刁点功夫,几天就挖好了。谁知道这井竟成了他的永别。他下去的时候,因为井里面的毒气浓度太大,马上就走了。他的妻子吆喝别人帮忙,一个人刚下去就晕倒了,再一个人下去,还是晕倒了,最后拿鼓风机吹风,最后两个人抢救过来了,但是B终于没有回来。

B的生活很曲折,也很艰苦,这是我知道的。

我原以为生活总是要感恩那些曲折艰苦的人的,但是B竟然走了。

他是因为一口井,最后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