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NG的自媒体

Date: 2009 年 7 月 31 日

揭穿SEO十大谎言(三):关键词堆砌

在SEO界,一条红线被大多数人所敬畏且仿佛不可逾越,这就是所谓“关键词堆砌”,或者被称为关键词“砖墙”。

所谓“关键词堆砌”,即在文章中大量置入所要表达的“关键词”,导致在这样的文章中,一些主攻的关键词看上去非常多,造成“堆砌”的表象,因而也被称为是“关键词砖墙”,这种称呼其实更加形象。“关键词堆砌”是SEO的大忌,这是SEO高手的至理名言,一直以来被大多数站长所接受。为了提高关键词排名且不给搜索引擎造成关键词堆砌的印象,有人总结出了许多格式化的定理,比如,在一篇文章中,题目中要出现主要关键词,第一段和末尾要有关键词,而正文的关键词“密度”以2%-8%为宜,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避免关键词堆砌一方面被站长广泛接受,一方面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用户体验,使得一些排名比较好的关键词避免了垃圾化的用户体验,然而所谓的避免“关键词堆砌”其实是一个谎言。

经常跟踪谷歌热榜或者百度搜索风云榜的站长朋友一定都有一个疑惑:为什么那些上升最快的关键词搜索结果中,排名在第一页的都是些垃圾站?而我们跟踪热榜精心原创的文章却总是排在后面,而且大多数时候都要在第10页以后才能够找到。这意味着实际上原创的文章对于搜索引擎来说是没有意义的,虽然比起垃圾站的文章来说,无论文字的原创性,还是字数的多少,都占有绝对优势。

我后来仔细分析过一些排名良好的垃圾站,就Google的排名情况来看,这些垃圾站之所以在搜索结果上有良好的排名,除了遵循我们所熟知的基本的SEO规则外,一个主要的特点,就是“关键词堆砌”。比如,曾经引发搜索热潮的“海运女”事件,直到现在,排在第一页的10个结果中,至少有8个是垃圾站,而这些垃圾站对于“海运女”这个热门关键词的主要进攻手段无一例外地采用了关键词堆砌,首先是题目中堆砌,然后在不足100字的文章页中,满目都是与“海运女”相关的关键词,如果我们因为搜索这个关键词而进入这些站点,没有任何有意义的收获,除了上当受骗的感觉。我曾经追过“海运女”这个词,在搜索高潮的时段,我这个词在Google排名第三页,最近有一段时间,“海运女”这个关键词曾经排名到第6位,哗啦啦就来了很多流量,然而过了两天发现流量基本没了,仔细一看,居然掉到第6页了,而第一页的那些垃圾站点居然一直巍然不动。这给我一个强烈的印象:所谓的“关键词堆砌”其实是一个SEO大法,而非禁忌。依靠关键词堆砌的站长每天得到10000IP的流量从而得到美元,而我们这些把“关键词堆砌”视为高压线的胆小鬼每天只能得到100IP的流量,且不稳定。

关键词堆砌无论从用户来说,还是搜索引擎,理论上是应该得到惩罚的,然而现实的表现却并非总是公平的。我揭发这个SEO法则的意图不在鼓励站长朋友都去搞关键词堆砌,从而把我们苦心经营的站点变成垃圾站,我只是提醒那些喜欢钻研SEO的站长朋友,有时候高手的指示其实并不一定正确,也许他们教我们避免关键词堆砌的原因是为了减少对于他们的威胁,而不是帮助我们把自己的站点做好。

互联网那些事

我非师东兵,也未曾了解师东兵这个人,但是最近想到了几点无聊的事,翻出一篇多年前的旧文,觉得有点意思,于是再次贴出来。

1、一想起张朝阳就知道没法活了。张朝阳的发型给了我很多的思考,因为我曾经在理发店咨询区域内著名的发型设计师,要求根据我的头型、肤色、阅历、喜好颜色、文化程度以及职业特点为我精心打造个性发型,要求不媚俗,不做秀,可以不考虑MM回头率,但是务必要引起她们的高度重视。只有一个老师傅肯定地告诉我:就你这头,也就剃个光头还能将就,要是保留头发,没有适合你的发型。可是我忽然想起了“业界”领袖张朝阳,他的发型有啥特点呢?妨碍他做CEO了么?人家整个一个帅哥呀!于是,非常懊恼。从此不提发型的事,否则没法活了。

2、一想起丁磊就知道我还是个特困户。仔细看了下,发现我跟小丁都是同龄人,虽然比起我稍微大了几岁,但都是“70后”人。丁磊32岁就做了中国首富,我也到这个年龄了,但是看起来离“首富”还差点距离。因此,想起丁磊就觉着咱还是个特困户,还没有解决温饱,要积极响应LP的号召,从此不准乱花钱!

3、一想起马化腾就知道QQ用户都是“悟空”。网上热炒“吉祥号”、“情侣号”、“珍藏号”什么的,淘宝上随便一个5位数的号码就要标价几千元,马化腾个人珍藏的“88888”拍出了26万的天价,但是仔细想想,我们这些人都跟谁过不去啊?马化腾成了如来,我们都是些“猴子”,最多也就是个“悟空”,在人家的掌心里腾云驾雾,寻求悲剧的极乐。马化腾要是不喜欢咋,随便翻个手就把我们都罩里面了,到时候,你就是有个“110”的号码也救不了你。

4、一想起徐静蕾就知道web2.0没有悬念了。我们在迷茫的热情中迎接web2.0的到来,以一种莫名的激动对互联网充满了幻想。先是有人在博客上做着严肃文学的美梦,以为这就找到了通向文学圣殿的捷径,但是因为经受不住漫骂和侮辱,最终失望而归;后来有人一门心思拿博客做日记,但是点击量却破坏了做日记的心情,最终粘帖代替了创作,裸奔代替了含蓄,我们的眼球都被女性的胸和臀所吸引,web2.0仍然像佛一样拈花微笑,只看着你,却不发一言。博客领袖徐静蕾的点击量终于突破了一个历史性的数字:1亿。至此,Web2.0的迷雾拨开,轻纱撩起,露出佛的本意:食色,性也,互联网从此没有悬念。

5、一想起“刷分器”就知道点击率没有意义了。最近网上爆出博客专用刷人气的工具,可以刷几乎所有知名门户网站的博客。可以只刷总访问量,也可以刷单个文章。以互联网崇尚自由的精神,这种软件迟是早要出现的。制造一个木马或者病毒的目的我们可以想像,但是博客“刷分器”的出现在迎合谁的市场?退一步想,就算你的博客刷到60亿的点击量,全世界人均一次,狂欢之后,又剩下什么呢?西施因为得了胃溃疡所以捂着胸口,倘是东施,只要少穿几件衣服,摆个“S”的pose也可以出名的,大可不必也捂着胸口,仿佛真的有病。(07年旧文)

Copyright © 2019 ALENG的自媒体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