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NG的自媒体

Date: 2009 年 3 月 19 日

百度今日再次大规模更新

早上发现小站的百度快照再次大规模更新。站内文章83篇,截止昨天收录114,今天更新为161。

仔细看了下这次更新的页面,完整的文章抓取还是比较少,目前收录数量大约40篇,但是这次放出的快照里,小站所有的TAG全部完整抓取。虽然百度来的流量非常少,但是只要收录了,说不定哪天哪个冒失鬼就会歪打正着地闯进来。有意思的是,某次我看小站访问统计的时候,发现一个冒失鬼在Google搜索“上 有 情人”这个词(这算什么关键词嘛!),而Google排列第一的就是小站的一篇文章《爱上有情人的生活》,对于咱这小站来说,简直就是莫大的讽刺,呵呵。

另外,Google最近忙着抓小站的WAP页面,忙得连首页都忘记更新了,昨天一下子放出了10多个WAP页,居然都是完整的文章,但是WAP有什么意思呢,寂寞的暗夜里,谁会瞅着个2.8寸屏的PDA去GG搜索ALENG的独立博客呢?就算搜出来了,他要找什么呢,咱这站跟咱这人一样,老实巴交的,没有色情图图,罕见泡妞秘诀,他要找什么呢?
 

66881798

QQ  

66881798是我的QQ号。

多年前,还是拨号上网的年代,我在一个很是寂寞的夜晚,因为甚觉无聊,却找不到一个人聊天,就申请了这个号以打发那些寂寥的夜。但是我只用了大约一年的时间,从此不知何故,竟不再使用,也就忘却了登录的密码。多年来,我有时候想上去看看曾经和我聊过天的朋友,但是因为忘却了密码,所以一直静静地呆着,仿佛一个曾经初恋的女孩,虽然站在对面,但是却找不到要说的话,只好再次忘却。
 
今天忽然在一本旧书的扉页上看到一行奇妙的拼音,我怀疑这就是多年前我使用过的一个密码,就在华军下载了一个QQ的安装软件,填入那个拼音一试,竟然顺利地登录了。
“我的好友”里只有10个人,除了我,头像都黑乎乎的,表明他们都不在线,或者也许和我一样,他们只是开着,并不希翼那个暗夜里曾经异常清脆的“滴滴”的声音响起。我试着一个个查看他们的资料,因为很多年了,不管他们是否还记着我,我已经是忘却了,就连他们极富个性的头像和ID的名称,我都感到陌生。但是这些简单的资料都没有给我任何记忆的提示。我试着想下载曾经的聊天记录,但是被告知需要“高级会员”才能做这操作,我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是“高级会员”,于是放弃。
 
“好友”中有两个人还是勾起了我的一点模糊的回忆。一个叫雾的ID,是当时我在万千混新闻组的时候和我熟知的,我们都喜欢midi音乐,因而有了共同的爱好,也就有了交流,但是可以看出她也是很久不再使用QQ了;还有一个是技术的骨灰级的大师,那时我在学VB,而他是VB的大师,是我的老师,我们的交流很多。我在翻看资料的时候发现这个VB大师的姓名竟然跟某知名网站的CEO是一样的,我有点诧异,但是我想,也许他并不是真的CEO,就像我一样,我的资料里随便把“所在地”就填到澳门了,但是澳门只是我梦中的一个地方,我至今没有去过。
 我看着这些陌生的“好友”,心情忽然间有点低落。
 
我想起车继铃的那首歌:《最远的你是我最近的爱》。是的,在人生的旅途上,曾经有多少这样陌生的朋友,在你遭遇黑暗的时候,他们给你无微不至的关怀,分担你的忧伤,分享你的幸福。在你春风得意的时候,他们站在一个很远的地方,幸福地看着你的成功,默默地为你鼓掌,然后转身,静静地离开。
 
在网络的世界里,每个人都躲在这个不大的屏幕背后,你和他做了多年朋友,熟悉他的生活方式,了解他的忧伤和悲欢,但是你和他总是离得很远,一不小心,就会彼此散失在茫茫人海。你对他还会有什么要求?他已经帮助了你,他和你已经做过朋友了,你珍惜这份友谊的最好方式就是不要再打扰他的生活,因为他也许就是这么想的。他也许忘记了你,但是他会记得屏幕背后那些事,那些曾经真的友谊。
 
我因而想好了,从此卸载了QQ,我不会再去打扰那份安静的往事了。
(2007年旧文,原创首发于sina blog) 
 

 

Copyright © 2019 ALENG的自媒体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