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几天前看到有研究显示:上网成瘾和喜欢发短信的人属于某种程度的精神疾病。不管这种研究的成果是否科学准确,但是我感觉有一定的道理。 我现在很少发短信,但是离不开网络,在这个研究成果公布以前,我有一段时间一直怀疑喜欢上网的人肯定是有病的人,这疾病除了导致脊柱的弯曲和痔疮外,更促使个人完全倾向于沉醉在一个虚无的接触中。这就是病。

■自从买了一部motorola E6 的机子后,我一直神往于安装各种传说中让人激动的pkg软件。于是先刷机,再找软件。但是经过很长时间的折腾,我却有了点与手机无关的体会:网络上许多貌似关心的提示都是错误的,有时候是愚蠢的,给人的感觉好像是有人要故意把一件很简单的事搞得很复杂,以便让那些刚入道的人对自己肃然起敬。就比如刷机,很多教程要求必须让手机启动在工程模式才能够进行,但是我直接在开机状态刷,发现手机自动进入了工程模式,最后经过漫长等待之后,“result”一栏显示的是“failed”,重启以后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照样刷机成功! 我先前刷过moto v3i的机子,现在再刷e6,总结了经验:互联网是一个真假难辨的虚拟社会,即便没有网络编辑的精心误导,我们也需要保持一颗冷静的心,一颗思辩的心。WEB2.0对于那些没有准备好的人来说,最好戴副眼镜,且是有色的。

■互联网正在帮助人们退化耐力和定力。 一个处世沉稳的人,当他面对互联网的时候,一定会变成一个烦躁不安的人。比如,我在手机上看一部外国人的书,讲述人类文明的前程往事。这书是2000年写的,按说期间的有些例证都是比较新的。但是我在看到所谓“火星文明”一节的时候,作者竟然还相信火星上一定有生命存在,或者至少曾经有过生命。我一气之下想把手机摔在地上! 我想,假如没有互联网,假如我们获取知识和信息的主要途径还是书本的话,我会为作者的这个结论陶醉。

■今天有沙尘暴,这让我想起了一件事。 大约正月十五左右的一天,我步行到一个很远的地方乘车。途径一道山梁的时候,忽然发现对面过来了一辆人力车。仔细一看,是一个约摸12岁的小男孩在前面吃力地拉着车,后面一个7、8岁的小女孩在使劲地推,积雪已经淹没了她的小腿,车上一个破旧的棉被盖着一个头发蓬松的女人,面色苍白,一家三口,就这样艰难地穿行在茫茫的雪地上。 我有些惊异,目送着那辆破旧的人力车渐行渐远。一阵刺骨的北风夹杂着雪花掠过,我发现自己的眼眶有些湿润了。

■看过一个阿富汗人写的短文:周末的夜晚,清真寺里灯火通明,而当他站到路边的时候,却发现很多穷人家里都不点灯。原来富人的责任是确保神灵的灯火永不熄灭,至于穷人的黑暗,则交给神灵去点亮。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