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一群羚羊要越过一条无法逾越的峡谷的时候,年老的羚羊总是纵身先跳下去,好让年幼的小羚羊以自己为跳板再跳到对面的地上,去寻找他们必然美好的明天和未来。生命所以千秋万代,生生不息,也许这个自然的现象就能够解释其中的原因。

20130308084516329我常想,脱离了穴居生活的人类,在其百万年文明进步的旅程中,应当把自然界这个深刻的规律演绎得更加动人。虽然在浩瀚的宇宙空间,人类只是一个看似孤独的群体,但是在这个蓝色星球上,我们却不孤独,我们有理由让自己生存得更加美好,也有义务确保我们的环境对于那些不会说话的生命来说是相对安全和舒服的。然而不是,我们仍然在目睹屠杀和灭绝,在毁灭生态环境,以便我们能够在狂欢的夜宴上极乐地醉死,把一个杯盘狼藉的地球交给下一代去收拾。

最近的一个时间,我因为一点事走了一趟兰州。在东岗的一个地方,我首先遇到了一个失去双手的残疾人,跪在街道边上用粉笔吃力地写了很长的一首诗,祈福中国,祝愿奥运,最后希望大家不要踩没这些字,以便遇到一个好心人给自己施舍几毛钱。我注视这个人好长时间,没有发现一个人给他钱,离开的时候,我想递给他10块钱,但是旋即放弃了这个想法,回过头,昂首挺胸地离去。我遇到过很多这样的情况,但是那一刻,我坚定了信念,今后我绝不给他们施舍一分钱。我清楚这个现象的背后是一个群体,一个人的努力不解决任何问题,更何况我有多少钱?

走到兰大一院的门前,我又注意到一个小女孩,大约4岁的样子。精灵的眼神中充满了期待,我知道她在想什么。她也许在羡慕那些背着小书包蹦蹦跳跳上学的同龄人,也许在想念家乡那个可爱的大黄狗,也许还惦记着超市橱窗里那个漂亮的洋娃娃,但是她办不到,因为坐在她身边的母亲既没有开着豪华的小轿车,也没有穿工整的工作服,爱她最深的母亲,身边放着两个筐子,里面整齐地堆着新鲜的桃子。就算有人全部买下那些桃子,也不够她一学期的学费,甚至连那个可爱的洋娃娃也换不来。那一刻,我忽然热泪盈眶,逃也似的离开那个伤心的地点。

对我这个生活在农村的人来说,城市是文明的标志。我嗜烟如命,但是走在城市的街头,我从不吸烟,我怕自己的烟雾会迷乱文明的城市人的视野,甚至我唯恐一支香烟的尼古丁会影响城市的穿衣指数。然而见惯了这些凄惨的场景,我忽而很困惑:文明的大厦之下,为什么没有这些困难群体的遮荫之所?文明进步的代价一定要有人来承担吗?为什么承担代价的不是享受文明成果的人,而是这些远离文明成果的最底层的民众?

我楼下的一个妇女为了逃脱不务正业的丈夫,在一个漆黑的夜里狠心地抛下年仅一岁的儿子疯狂离去,现在,我每天在任何时候都能够听见这个失去母亲的小男孩绝望的哭啼声。谁不爱醉生梦死的生活?但是在文明的欲望与自己的儿子之间,人类怎能舍去儿子去选择文明的体面的生活?

我无法校正那个卖桃妇女的女儿的前途,也没有能力擦去城市街头的凄凉的诗,但是我确信,假如我碰到这个遗弃儿子而去的女人,我一定会狠狠地揍她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