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NG的自媒体

Tag: qq

腾讯QQ暗藏木马病毒?我一点也不惊奇!

(本文约730字,全部读完约需2分钟,思考需要100分钟,请慎重选择!)

【ALENG 博客 自媒体】年末岁尾,互联网业界各种消息乱来,好像这不是一个应该潜心总结工作,谋划未来的季节,倒是一个赶在年末各种爆发的时机,这不,就在腾讯系组织饭局宣布某些重要的事情即将要来到的时候,另外一件让人震惊的事件爆出: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在使用的QQ软件被曝暗藏木马病毒! Continue reading

使用PPC版QQ2008的一点体会

接触网络很多年了,但是一直没有使用过QQ。昨天晚上一个很久没有联系过的同学跟我要QQ号码,当听说我从来不用这个东东的时候他很惊奇:哪里的事,都什么年代了你没有QQ号?吹牛也不是你这个吹法吧?于是,我果断决定:立即下载安装,否则,我将要落伍。

为了使用方便,我在网上找到并且下载了PPC版的QQ2008,这是目前在腾讯公司官方网站上所能够找到的最新的版本。但是安装到手机上以后,发现除了启动速度奇慢无比外,腾讯居然把一个手机版的即时通讯软件做成了一个庞然大物:五花八门的功能、华丽无比的界面,俨然就是一个PC软件。我就纳闷:即使在现在,恐怕还没有任何一款PPC手机能够支撑如此强大的一个IM软件,更何况在2008年?这个PPC版的QQ2008基本上不敢动,后来发现软件居然还集成了QQ空间,只要你稍不留神,手机就会试图打开那个糟糕的就是在电脑上也不容易打开的QQ空间,简直让人发狂。

马化腾把QQ变成了一个神话。回想当初我刚接触网络的时候,所有功能都免费的这个IM软件是那么的清纯可人,我在万千混新闻组的时候,一个网友要送我一个6位的QQ号,我嫌麻烦没有要,但是现在的腾讯公司已经把当年那个可人的小企鹅包装成一个浓妆艳抹的时尚小姐,浑身散发着其丑无比的铜臭味。要赚钱,本是无可厚非的事,然而试图用金钱武装到牙齿,则太丑陋了。我决定立即删除这个软件。

后来我大致了解了一下,2008版的QQ还有一个非常严重的漏洞:会导致手机内存卡上的数据丢失。这个问题有点严重。给腾讯提点建议:手机版的QQ能够收发文字信息就行了,何必要做成一个巨无霸?

传腾讯将收购开心农场

新浪科技援引有关报道说,风靡一时的开心农场或将被腾讯公司一次性收购,估计收购价格在数百万元以上。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腾讯公司日前正与五分钟有限公司商谈收购事宜,如果谈判顺利,五分钟公司旗下著名的SNS游戏《开心农场》将被腾讯一次性收购,对于此种传闻,当事各方均未作出评论。

开心农场目前已经成为网络游戏新热点,代表着网络社交和时尚的潮流。游戏的基本操作方式“种菜”、“偷菜”、“施肥”、“养鱼”等等已然成为网络热刺,也成为城市白领日常语言的关键词。“开心农场”最初于2008年底在人人网(当时的校内网)上市,瞬时注册用户达10万人,而截至目前,这一数字居然已经达到1600万人之多,比当红网络游戏《魔兽世界》的注册人数还要多3倍。

腾讯收购传闻目前无法证实真伪,但是业内普遍以为,一方面五分钟公司可能没有这种想法,另外一方面,数百万元的收购价格并没有真正反映这一网络时尚的真实价值,即便五分钟公司打算卖掉“开心农场”,也无法接受数百万元的价格。

66881798

QQ  

66881798是我的QQ号。

多年前,还是拨号上网的年代,我在一个很是寂寞的夜晚,因为甚觉无聊,却找不到一个人聊天,就申请了这个号以打发那些寂寥的夜。但是我只用了大约一年的时间,从此不知何故,竟不再使用,也就忘却了登录的密码。多年来,我有时候想上去看看曾经和我聊过天的朋友,但是因为忘却了密码,所以一直静静地呆着,仿佛一个曾经初恋的女孩,虽然站在对面,但是却找不到要说的话,只好再次忘却。
 
今天忽然在一本旧书的扉页上看到一行奇妙的拼音,我怀疑这就是多年前我使用过的一个密码,就在华军下载了一个QQ的安装软件,填入那个拼音一试,竟然顺利地登录了。
“我的好友”里只有10个人,除了我,头像都黑乎乎的,表明他们都不在线,或者也许和我一样,他们只是开着,并不希翼那个暗夜里曾经异常清脆的“滴滴”的声音响起。我试着一个个查看他们的资料,因为很多年了,不管他们是否还记着我,我已经是忘却了,就连他们极富个性的头像和ID的名称,我都感到陌生。但是这些简单的资料都没有给我任何记忆的提示。我试着想下载曾经的聊天记录,但是被告知需要“高级会员”才能做这操作,我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是“高级会员”,于是放弃。
 
“好友”中有两个人还是勾起了我的一点模糊的回忆。一个叫雾的ID,是当时我在万千混新闻组的时候和我熟知的,我们都喜欢midi音乐,因而有了共同的爱好,也就有了交流,但是可以看出她也是很久不再使用QQ了;还有一个是技术的骨灰级的大师,那时我在学VB,而他是VB的大师,是我的老师,我们的交流很多。我在翻看资料的时候发现这个VB大师的姓名竟然跟某知名网站的CEO是一样的,我有点诧异,但是我想,也许他并不是真的CEO,就像我一样,我的资料里随便把“所在地”就填到澳门了,但是澳门只是我梦中的一个地方,我至今没有去过。
 我看着这些陌生的“好友”,心情忽然间有点低落。
 
我想起车继铃的那首歌:《最远的你是我最近的爱》。是的,在人生的旅途上,曾经有多少这样陌生的朋友,在你遭遇黑暗的时候,他们给你无微不至的关怀,分担你的忧伤,分享你的幸福。在你春风得意的时候,他们站在一个很远的地方,幸福地看着你的成功,默默地为你鼓掌,然后转身,静静地离开。
 
在网络的世界里,每个人都躲在这个不大的屏幕背后,你和他做了多年朋友,熟悉他的生活方式,了解他的忧伤和悲欢,但是你和他总是离得很远,一不小心,就会彼此散失在茫茫人海。你对他还会有什么要求?他已经帮助了你,他和你已经做过朋友了,你珍惜这份友谊的最好方式就是不要再打扰他的生活,因为他也许就是这么想的。他也许忘记了你,但是他会记得屏幕背后那些事,那些曾经真的友谊。
 
我因而想好了,从此卸载了QQ,我不会再去打扰那份安静的往事了。
(2007年旧文,原创首发于sina blog) 
 

 

Copyright © 2019 ALENG的自媒体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