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NG的自媒体

Tag: 新闻组

想起2000

 新闻组
最近到万千新闻组转了一下,发现还是有那么几个热心爱好的朋友吊在上面。
 
 
偶想,在这样一个浮躁的时代,新闻组那样古板,陈旧的咚咚,还能吸引几个爱好者,真是难得了!况且,许多新入道的网络人大都不知道或者不习惯新闻组的使用方法,甚至许多人直到现在还是不直到新闻组是啥子西西。
 
 
万千重开的时候,偶刚接触网络,一下子喜欢上了新闻组。因为那时候偶觉着论坛一方面还是不成熟,一方面胡说八道的比较多,所以不喜欢论坛了。聊天也是绝无兴趣。
 
拨号的年代,偶在万千做得火热。帖子有几千,在那年代,几千的帖子产量不是一个很小的数字。就是在那里,偶认识了许多至今无法忘记的朋友。其中就有一个叫 紫雾 的mm,虽然从没见过她的尊影,但是经常在偶主持的诗词组里发些极度悲伤的小诗。有一阵,偶劝她,你可不能总是这样子伤感,对身体不好。她从来不答复偶的这些提问,对她个人生活的唯一流露,就是有一次她说到她父亲对她的上网聊天粗暴干涉了。
 
就这一次,以后从不说起。
 
后来,大约一年后,她就从不到万千来了,qq上的头象总是黑忽忽的,偶很有些失落。
 
两年前,偶因为工作和生活的事,一度很少上网。偶和琦结婚后,经常给她讲起紫君。
 
 
有一次,琦说,她肯定是长得很漂亮的。
 
 
偶说不知道,也许是吧。

 

记忆的碎片

    我胡乱在自己的硬盘中溜达的时候,找到了一个多年以前的文件夹。很多年来,我习惯了保存那些来之不易的文件,有用没用的,我都精心保存着。在webking混的时候,我迷恋MIDI音乐。在当时的条件下,体积小巧玲珑的midi音乐很适合我那个56k小猫的网速,后来,县城出现了网吧,我曾经花了n个休息日,整整下载了6个磁盘(那时还没有u盘这东东)的midi音乐。多年来,我的电脑换了好几台,但是这些辛苦得来的东东完好无损,尽管我现在很少打开这些文件,它们依然静静地呆在我的硬盘中,期待有一天得到我的宠信。

    我随便点开一个文件,发现竟然是一首我曾经非常喜欢的曲子,我一下子就想起了这首曲子的名字《碎片》。这个不小心听到的曲子就让我很快想起了一个人,我没有见过她,也从未听过她的声音,但是我知道她的名字:紫君。就是在webking混的时候,她经常到我住持的midi组里溜达。她很少发帖,经常潜在水下,但是我知道她的存在。有一次,她忽然冒出水面,说aleng我给你介绍一个曲子,很好听的。我说那好啊,你发上来。贴出来以后,我打开一听,瞬间我的思维就有一种凝固的感觉。在那个既没有GF,也没有媳妇的年代,我的心情大多数时候是伤感的,有时候想不起任何乐观对待生活的理由,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就喜欢在那些轻柔伤感的音乐中捧一本书读,忘却了俗世的喧嚣,得到暂时然而深刻的宁静。紫君推荐的这个曲子,成了我最喜欢的一首midi,每天一坐在电脑旁,就一直响着,虽然多了些伤感,但却医治了我的浮躁和无聊的苦痛。据她说,这曲子是广州漂流乐队的原创音乐,同时还介绍了这个乐队的另一支歌,就叫做《漂流》,但是我更喜欢这首叫《碎片》的。后来推荐到组里,却发现喜欢的人不是很多,倒是有一个网友劝告我说这曲子太伤感,你不要听了。我从此不再鼓励别人听,我也担心我的感觉会流传,给别人分享我的感伤。

我不见紫君很多年了,去年某个时候,我无意中在某论坛发现好像有一个人的身影很象她,仔细看了些她的贴子,但是竟没有发现任何可靠的证据以促使我的激动,只是文字有点她的影子,从她的帖子中我也得知她找到了一个好老公,因为她在一个帖子里说,谁要夺了她老公,谁就得牺牲!我想这尽管不是我印象中的紫君,但是谁知道那时候貌似弱不禁风多愁善感的ID后面,究竟坐着怎样一个女孩子呢!我还是保存这份美好的回忆,于是再没有打扰她。

哲人说,美是因为你得不到她。

我想这大约确是真的。

Copyright © 2019 ALENG的自媒体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