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NG的自媒体

Tag: 教师节

Google Doodle:庆祝中国第30个教师节

谷歌涂鸦庆祝教师节快乐

谷歌涂鸦庆祝教师节快乐

今年的9月10日是中国第30个教师节,谷歌香港首页今日更新涂鸦,庆祝这个重要的节日。

不过,按照有关要求,今年的教师节严禁给教师送月饼神马的,也禁止借教师节的名义给老师送礼,哪怕是一个2块钱的月饼也不行,那么,我估计也不能请老师吃个便饭了,全中国对于老师这一崇高职业庆祝方式将从此变得简单而隆重,因为从现在起,庆祝教师节的方式将变成一种纸上的荣誉,全国的老师将在这如花般宣传的氛围中感受职业的光荣,最后心脏不好的人可能需要被送往医院就医。

我每年的这个时候都能模范遵守纪律和政策,因为我都是在博客上默默说一声:教师节快乐。

相关阅读:近代的四个教师节

  上世纪三十年代,民国政府曾规定6月6日为教师节。1931年,教育界知名人士邰爽秋、程其保等人发起,并联合京、沪教育界同仁,拟定每年6月6日为中国教师节,得到全国的响应。但这个教师节,并没有得到官方立法承认。

第二个教师节是8月27日。民国二十八年(1939年),国民政府决定以孔子诞辰日,即8月27日为教师节。但由于日寇入侵,山河破碎,这个教师节并未在全国广泛推行。

第三个教师节是5月1日。1951年,中国教育部和全国教育工会负责人,发表书面谈话,宣布废除以前的两个教师节,以5月1日国际劳动节兼作教师节。但由于该节并无“教师”特点,而实际上包括教师在内,五一都只提劳动节,加之宣传不够,许多教师都不知道有这个教师节。这个教师节便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第四个教师节是1985年1月21日,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九次会议作出决议,将每年的9月10日定为我国的教师节。将教师节定在9月10日是考虑到全国大、中、小学新学年开始,学校要有新的气象。新生入学开始,即尊师重教,可以给“教师教好、学生学好”创造良好的气氛。

1985年9月10日,是中国恢复建立第一个教师节,从此以后,老师们便有了自己的节日。

Google Doodle:2013教师节快乐

Google doodle:2013教师节快乐

Google doodle:2013教师节快乐

9月10日是中国的教师节,Google doodle今日更新,推出教师节主题涂鸦教师节快乐!

1985年1月,国务院总理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上提出建立教师节的议案,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这一议案,确定每年的9月10日为教师节,1985年9月10日为新中国的第一个教师节。目前,有提议将孔子的诞辰日9月28日定为教师节,但是,谁知道孔子究竟诞辰何时呢?

在中国,许多有意义的事情因为有关部门的无聊而变了味。祝天下教师节日快乐!

农村基础教育调查报告(提纲)

 农村教育调查报告

低效率前行的农村教育

最近几年,在科教兴国战略的指导下,国家财政对基础教育的支出逐年增大,无论硬件还是软件建设,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基础教育在政策和群众的呵护声中昂扬前行,但是在西部农村,一个新的问题正在开始显现:生源减少。这个重大的情况似乎还没有得到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然而作为一名基层的教育工作者,我对这个问题感到担忧、无奈和迷茫,因此,我决定在适当的时候就农村基础教育做一次专题调研,先拟就一个提纲。

农村教育调查报告

主题:在生源严重减少的情况下,如何规划学校布局调整、整合资源,优化农村基础教育资源配置、小班额的情况下,如何获取质量效益最大化、寄宿制学校建设方案。

所需资料:学龄前儿童现状(人口状况、出生率、性别比、绝对数)、1-6周岁儿童现状(绝对数、发布特征)、义务教育阶段各年级在校学生数(绝对数、性别比、发展预测)、寄宿学生数量。

调查方式:问卷调查、走访、座谈、主动搜集。

预期:2010年12月30日前完成。

我觉得这其实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农村教育现在行走在一个夹缝里,现状很被动,前景很迷茫,性质很严重。

 

倡导教师不收礼是放屁

教师节即将来临了,教育部网站刊登的上海十所知名中学的倡议书,要求教师在教师节期间,“勤恳敬业,淡泊名利,甘为人梯,乐于奉献”,并且“自觉抵制有偿家教,自觉抵制请客送礼等庸俗风气,反对利用职务之便谋取私利,不收受学生、家长的财物,更要鄙视和坚决杜绝索取学生、家长财物的行为,以自身的模范行为影响社会。”我说,这简直就是放屁。

我作为一名人民教师,觉得这个倡议书在大放厥词的同时,简直就是对于人民教师这一光辉职业的亵渎和侮辱。

人民教师作为这个社会的一个弱势群体,只有在教师节这个无聊的节日才能够被人们想起,而日常社会中,如果你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承认自己是一名教师,你就会遭遇白眼。没有几个人看得起人民教师,包括我们的一些地方政府的领导者。教师节来临的时候,我们通常需要在全社会的一片欢呼声中自我陶醉,然后飘飘然,然后继续自己寂寞的生活。要是说起“收受财物、谋取私利”,在现代化的中国,我觉得这简直就是对于教师职业的侮辱,因为人们教师最多能够“收受”家长的一顿大餐,如果这一顿价值几百元的大餐也能够被起诉甚至判刑,我以为这对于中国的社会来说倒是一种进步,然而,这并不判刑,也不足以被起诉。在贪腐官员出卖国家资产、裸体为官的今天,假如人们教师能够“收受”一顿家长的“请吃”,那么我敦促人民教师要受之无愧,我敦促我们的社会要欢呼雀跃,因为这表明的不是倒退,更不是什么耻辱,这恰恰就是一种进步。

因此,在第26个教师节来临的时候,我敦促那些默默无闻、呕心沥血的人民教师:安心地接受家长的一顿“请吃”,因为这离被起诉和“双规”还相差太远。

Copyright © 2019 ALENG的自媒体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