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的叛离

据说一群羚羊要越过一条无法逾越的峡谷的时候,年老的羚羊总是纵身先跳下去,好让年幼的小羚羊以自己为跳板再跳到对面的地上,去寻找他们必然美好的明天和未来。生命所以千秋万代,生生不息,也许这个自然的现象就能够解释其中的原因。

我常想,脱离了穴居生活的人类,在其百万年文明进步的旅程中,应当把自然界这个深刻的规律演绎得更加动人。虽然在浩瀚的宇宙空间,人类只是一个看似孤独的群体,但是在这个蓝色星球上,我们却不孤独,我们有理由让自己生存得更加美好,也有义务确保我们的环境对于那些不会说话的生命来说是相对安全和舒服的。然而不是,我们仍然在目睹屠杀和灭绝,在毁灭生态环境,以便我们能够在狂欢的夜宴上极乐地醉死,把一个杯盘狼藉的地球交给下一代去收拾。

最近的一个时间,我因为一点事走了一趟兰州。在东岗的一个地方,我首先遇到了一个失去双手的残疾人,跪在街道边上用粉笔吃力地写了很长的一首诗,祈福中国,祝愿奥运,最后希望大家不要踩没这些字,以便遇到一个好心人给自己施舍几毛钱。我注视这个人好长时间,没有发现一个人给他钱,离开的时候,我想递给他10块钱,但是旋即放弃了这个想法,回过头,昂首挺胸地离去。我遇到过很多这样的情况,但是那一刻,我坚定了信念,今后我绝不给他们施舍一分钱。我清楚这个现象的背后是一个群体,一个人的努力不解决任何问题,更何况我有多少钱?

走到兰大一院的门前,我又注意到一个小女孩,大约4岁的样子。精灵的眼神中充满了期待,我知道她在想什么。她也许在羡慕那些背着小书包蹦蹦跳跳上学的同龄人,也许在想念家乡那个可爱的大黄狗,也许还惦记着超市橱窗里那个漂亮的洋娃娃,但是她办不到,因为坐在她身边的母亲既没有开着豪华的小轿车,也没有穿工整的工作服,爱她最深的母亲,身边放着两个筐子,里面整齐地堆着新鲜的桃子。就算有人全部买下那些桃子,也不够她一学期的学费,甚至连那个可爱的洋娃娃也换不来。那一刻,我忽然热泪盈眶,逃也似的离开那个伤心的地点。

对我这个生活在农村的人来说,城市是文明的标志。我嗜烟如命,但是走在城市的街头,我从不吸烟,我怕自己的烟雾会迷乱文明的城市人的视野,甚至我唯恐一支香烟的尼古丁会影响城市的穿衣指数。然而见惯了这些凄惨的场景,我忽而很困惑:文明的大厦之下,为什么没有这些困难群体的遮荫之所?文明进步的代价一定要有人来承担吗?为什么承担代价的不是享受文明成果的人,而是这些远离文明成果的最底层的民众?

我楼下的一个妇女为了逃脱不务正业的丈夫,在一个漆黑的夜里狠心地抛下年仅一岁的儿子疯狂离去,现在,我每天在任何时候都能够听见这个失去母亲的小男孩绝望的哭啼声。谁不爱醉生梦死的生活?但是在文明的欲望与自己的儿子之间,人类怎能舍去儿子去选择文明的体面的生活?

我无法校正那个卖桃妇女的女儿的前途,也没有能力擦去城市街头的凄凉的诗,但是我确信,假如我碰到这个遗弃儿子而去的女人,我一定会狠狠地揍她一顿!

IT笔记:手机统一未来

n个月以前,我在淘宝上购得htc p3470手机一款,当初主要看中的是这款机子的GPS功能和ppc定位。但是激情过后,有点索然无味的感觉,主要是这个机子没有wifi模块,成了最大的遗憾。

我是一个凡事追求完美的人,对于期待的事物,稍有不到,就感觉如鲠在喉,倘不立即改善,似乎就要坐立不安,或者还要发怒。刚拿到这个机子的时候,连续奋战了几个昼夜,在网上又是打补丁,又是下软件,最后顺便还迅雷了几个高码率的日本鬼子的AV短片,没发现有什么大的缺憾。唯一感到不爽的是那个谷歌地图,我所在的地方居然一片模糊,没有得到nasa的青睐,最后按照手机测得的坐标,胡乱定位了几个经常出没的地方,也没有什么大的意义。

作为一个网民,我的闲暇时间主要是浪费在网络上的。单位有一个wifi热点,但是因为p3470这机子不支持wifi,所以晚上睡觉前我还得抱着一个硕大的笔记本催眠,时间长了,一则感觉有点太累,二则以为对本本的散热不利,所以把目标再次转向手机。虽然官方的说明中清楚地表明p3470的机子没有wifi模块,但是和所有渴望真相的人一样,我总是希望按照中国移动的固有技俩,在刷成p660移动心机以后,wifi功能被屏蔽了,况且,经过我坚持不懈的努力,在系统的某个地方发现了一个wifi程序,但是终于没有用。现在,只能通过蓝牙共享上网,看几个无图的wap站。对于一款智能手机,没有了wifi,简直就是鸡肋。

(HTC P3470上永远打不开的WLAN)

奥运期间,科技上演了一幕空前的大比武,特别是发育不良的cmmb,赚尽了眼球。虽然我没有亲身体验这场科技奥运的热烈盛况,但是感觉到了我们这个伟大时代日新月异的科技进步给普通民众生活带来的超爽体验。我在省城的电子市场看过cmmb的展台,一大堆人跟赌博似的碰在一起,那个cmmb的机器居然还能够清晰地收到信号,不禁让人赞叹(功能这么强,是不是山上来的?)。我所在的地方离开通cmmb还早着呢,但是我可以设想:总有一天,我只要随身带一个ppc手机就行了。这个手机是微软的操作系统,cpu要1G以上,内存也要1G的,可以扩展16G的内存卡,内置gps、wifi,蓝牙红外自然少不了,最重要的是不管你在哪儿,都可以随时随地上网,不需要急死人的gprs掏你的钱包,也不管什么gsm、cdma还是3G,想打电话就打电话,不要什么漫游、套餐,总之,手机统一一切。假如有一天人类只能随身带一样东东,那这个东东一定是手机。

这就是我所设想的科技的未来。在硬件上它离我们这么近,然而在软件、制度和法律上,它又仿佛离我们很远,很模糊,以至于模糊得似乎我们不爱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