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NG的自媒体

Date: 2009 年 3 月 9 日

费米理论:他们在哪儿呢

 
最近看了两本书,一本是《地外文明探秘》,英国人迈克·怀特著,另一本由徐兴翻译,没有原作者,是《古文明探秘》,都是在手机上看的。
《古文明探秘》这书好像是上世纪80年代末期的作品,我直到看完之后才发现。因为算是上世纪的书,所以观点有点陈旧,也倾向于神秘主义,比如,书中坦言,人类最迟将在2010年登录火星,届时,千百年来一切关于火星文明和生命的争论将以让所有人震惊的方式划上圆满的句号。作者预测并且相信,火星文明是不争的事实,人类登陆火星之后最大的发现将是废墟,而非活的生命。英国人著作的《地外文明探秘》相对要严谨一些,但也是上世纪末叶的作品,许多作者当时的推测也犯了科幻的毛病,也貌似神秘主义,而非一部严谨的科学著作。
因为历史的原因,这两本书在坚信存有地外未知的文明的同时,所有的论据只是反复讨论诸如通古斯大爆炸、复活节岛的神像、英国索尔兹巴里平原的史前巨石,以及罗斯维尔空军基地的飞船坠落事件,以现在的技术水准来看,有些提法让人觉得好笑,至少已经被空间科学所证明和解释。书中最让人称奇的火星上存有大量液态水的传闻,已经被目近的科学探测所否定。美国人把两个探测车送上火星已经好几年了,至今未曾发现液态水存在的任何证据,也未见远古文明的任何遗迹,更别说什么大脑袋、小眼睛的绿人了。
我得出了一个结论:科学总是在探索未知的事物,技术的进步,除了造福现时的人类外,不能回避人类的终极命运问题。科幻作家以艺术的形式回答他们对人类前途和命运的焦虑,技术专家在实验室里的埋头苦干,也在有意无意地促进这些思考工作的进展,而宗教则仿佛是一个亲历过外星文明的绝望者发自内心的呐喊,这种呐喊希望人类相信曾经发生的那些事,但是又不能告诉人类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古文明探秘》的作者相信人类在史前已经目睹外星生命的降临,或者现时的人类祖先,竟是外星生命的产物,从而在人类的早期记忆里,神便产生了,这神不是“空”,也不是“无”,更不是精神的呓语,而是外星人,他们在史前来过地球,现在也一定在什么地方。那么,正像作者坚信的一样,只要人类探知宇宙和技术的进步不止,终有一天,我们会会晤那个神,因为他总在什么地方。
 
 
费米说:他们在哪儿呢?
是啊,我也好奇,如果真有地外的文明存在,那么他们究竟在哪儿呢?他们为什么不跟我们接触和交流?
当然,如果地外生命的形式也跟我们人类一样的话,我确信即便他们就站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也不会跟我们交流。
我们恐惧NASA会忽然证实罗斯维尔空军基地的飞碟坠落事件,因为这将在一夜之间迫使人类改变思考和生活的方式,从而使得人类在资源耗尽以前就陷入混乱和末路,但是假如外星人确实存在的话,他们是断不会跟我们沟通的,也许,他们会逃之夭夭,假如他们曾经到过卢旺达,或者早在1937年就到过中国一个叫南京的地方的话。
 
 
最近翻出了多年前的一款老游戏《红色警戒》,连续奋战几个昼夜,竟然悟出了点心得体会,跟文明这事能沾点边。
在《红警》的遭遇战中,迅速地建造一个矿石冶炼厂是非常重要的,而一个地图的矿石资源是有限的,且要和敌军共享,当双方的采矿车在某资源地相遇的时候,它们都是一边忙着采矿,一边“滴滴答答”地互相射击,很有趣。如果资源枯竭,为了在短时间内赢得胜利,你只有开着几辆冒烟的天启坦克,再赶上几个愤怒的蜘蛛人向敌军的基地奔去,别无选择。于是我想到,地球上的资源总有一天也要耗尽的,那时候,会怎么样呢?
我想,战争是肯定要发生的。我们假设这场人类最后的战争只有一个赢家,维持了多年以后,他肯定要向宇宙进军,寻找另外的生存空间。然而,这个人类的新的生存空间在哪里?是月球,还是火星?
当然,我们这个时代的人用不着为这个问题睡不着觉,但是我还是有点担心。因为我总觉得另一个智慧的星球上,资源已经枯竭,他们正在寻找新的生存空间。

 

互联网正在退化人类的耐力和定力

■ 几天前看到有研究显示:上网成瘾和喜欢发短信的人属于某种程度 的精神疾病。不管这种研究的成果是否科学准确,但是我感觉有一定的道理。
我现在很少发短信,但是离不开网络,在这个研究成果公布以前,我有 一段时间一直怀疑喜欢上网的人肯定是有病的人,这疾病除了导致脊柱的弯曲和痔疮外,更促使个人完全 倾向于沉醉在一个虚无的接触中。这就是病。
 
■曾经买了一部motorola E6 的机子后,我一直神往于安装各种传说中 让人激动的pkg软件。于是先刷机,再找软件。但是经过很长时间的折腾,我却有了点与手机无关的体会 :网络上许多貌似关心的提示都是错误的,有时候是愚蠢的,给人的感觉好像是有人要故意把一件很简单 的事搞得很复杂,以便让那些刚入道的人对自己肃然起敬。就比如刷机,很多教程要求必须让手机启动在 工程模式才能够进行,但是我直接在开机状态刷,发现手机自动进入了工程模式,最后经过漫长等待之后 ,“result”一栏显示的是“failed”,重启以后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照样刷机成功!
我先前刷过moto v3i的机子,现在再刷e6,总结了经验:互联网是一个 真假难辨的虚拟社会,即便没有网络编辑的精心误导,我们也需要保持一颗冷静的心,一颗思辩的心。 WEB2.0对于那些没有准备好的人来说,最好戴副眼镜,且是有色的。
 
■互联网正在帮助人们退化耐力和定力。
一个处世沉稳的人,当他面对互联网的时候,一定会变成一个烦躁不安 的人。比如,我在手机上看一部外国人的书,讲述人类文明的前程往事。这书是2000年写的,按说期间的 有些例证都是比较新的。但是我在看到所谓“火星文明”一节的时候,作者竟然还相信火星上一定有生命 存在,或者至少曾经有过生命。我一气之下想把手机摔在地上!
我想,假如没有互联网,假如我们获取知识和信息的主要途径还是书本 的话,我会为作者的这个结论陶醉。
 
■今天有沙尘暴,这让我想起了一件事。
大约正月十五左右的一天,我步行到一个很远的地方乘车。途径一道山 梁的时候,忽然发现对面过来了一辆人力车。仔细一看,是一个约摸12岁的小男孩在前面吃力地拉着车, 后面一个7、8岁的小女孩在使劲地推,积雪已经淹没了她的小腿,车上一个破旧的棉被盖着一个头发蓬松 的女人,面色苍白,一家三口,就这样艰难地穿行在茫茫的雪地上。
我有些惊异,目送着那辆破旧的人力车渐行渐远。一阵刺骨的北风夹杂 着雪花掠过,我发现自己的眼眶有些湿润了。
 
■看过一个阿富汗人写的短文:周末的夜晚,清真寺里灯火通明,而当 他站到路边的时候,却发现很多穷人家里都不点灯。原来富人的责任是确保神灵的灯火永不熄灭,至于穷 人的黑暗,则交给神灵去点亮。
呵呵。

         (2007年旧文)

Copyright © 2019 ALENG的自媒体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