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故乡的概念忽然像一瓶刚刚打开的醇香的陈年老酒一样,弥漫在城市忙碌的瞬间,让人在诧异间倍感沉醉。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