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NG的自媒体

Date: 2009 年 11 月 20 日

中国电信为什么要向蜗牛学习?

所谓动物,即没有人性的东西。那么,你知道世界上速度最慢的两种动物是什么?

你可能会毫不犹豫地说出其中的一种蜗牛。有一则笑话:一只乌龟受伤了,打发蜗牛去买万通筋骨贴。过了两个小时,还不见蜗牛回来,乌龟急得大骂:你他妈再不回来我就没命了!谁知门外传来了蜗牛的声音:你他妈再骂我,老子就不去了!呵呵。我百度了一下,发现蜗牛的正常速度是每小时3米,如果因为某些事情特别急,比如急着找饭吃,那么它的最高速度可以达到每小时8.5米,也就是说,1公里的路程,一个全速前进的蜗牛大约要行走5天时间。因此,蜗牛般的速度是人类所无法忍受的。然而还有一种动物的速度比蜗牛还要慢,那就是中国电信的宽带。

中国电信宽带这只动物的速度慢到什么程度了?比如,我要打开SINA的首页,一般需要3分钟才能打开页面的1/10,如果继续等下去,比如,再等3分钟的话,就会提示DNS错误,然后就是没有打开。这就可以想象电信宽带在我们这里的速度慢到什么程度了。比起那只蜗牛,电信宽带简直慢到正常人无法忍受的地步。假如我骑着蜗牛到新浪总部去看新闻,只要有足够的耐心,我肯定能够走到,但是借助中国电信宽带的光电速度,我看你永远也看不到新浪的首页。一个美其名曰2M带宽的宽带,居然连一个字节都无法接收,中国电信有什么理由要每年收取1200元人民币的宽带费用?中国人要安装电信的宽带,还不如养10000只蜗牛,按照P2P的思路,10000个蜗牛的线程比电信的宽带要快得多,且非常经济,绿色、天然、无污染。

作为世界上最慢的动物,我们强烈要求中国电信向蜗牛学习,学习他虽然慢,但总在走的精神,把广大网民的利益的放在第一位,维护好,发展好网民的上网权益;如果蜗牛帝国向中国电信封锁这一核心技术,那么,建议中国电信直接养3.6亿只蜗牛,保证网民每人分配到一只,同时,改革带宽技术指标,将原来的“2M带宽”改为“2只带宽”,这样,即便电信节约了一只,但是仍然可以保证每个网民1只的带宽。只有能够确保1只带宽,我们广大网民就没有意见,网络再慢,我们也能够理解:毕竟,“1只带宽”的速度,能有什么指望呢?

于是,互联网上能够打开的网页只有两个:Google和百度。Bing.com还不行,因为它有一个图片背景的界面,为了节约有限的宽带资源,已经被中国电信封了IP。

QQ开心农场的罪与罚

Web2.0的余热未退,以QQ开心农场为代表的Web3.0异军突起,整合了SNS的社会化特质和微博客的快餐文化,像宗教一样弥漫在中国的互联网舞台上,摄取了3.6亿网民的魂魄,这确是一个值得重视的现象。

多年前,我在Sina做博客的时候,像抢车位这样的游戏其实已经开始出现,只不过很多人没有理会这个预示互联网趋势的游戏,甚至我至今还不会玩。当博客的热流滚过,永远不会迷失方向的互联网再次抓住了SNS游戏的稻草,并且以网络无可驳辩的力量将其演绎得出神入化,摄人魂魄。这其中,QQ开心农场是杰出的代表。腾讯公司无心插柳柳成阴,借助开心农场把一个出品IM工具的堡垒打造成了一个硕大无朋的互联网帝国,当那些午夜起床偷菜的人得意地笑的时候,他们不知道其实马化腾也在笑,而且在哈哈大学笑。

我们讲开心农场的罪与罚,并不是因为得了红眼病,而是在慨叹互联网神奇魅力的同时,觉得这个游戏的背后仿佛有一个巨大的阴谋,因为大家种菜、养动物的同时,都知道有人会来偷,但是仍然乐此不彼,本质上是一种自虐。这就是宗教的本质。因此,我以为开心农场的兴起,是有罪的,要跳出这个圈套,才能看清楚它的本质。

妻子半夜起床说要去种菜,我想,可能是偷菜,而不是种菜。

Copyright © 2019 ALENG的自媒体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