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NG的自媒体

Date: 2009 年 6 月 23 日

“24嘴交换机”是对绿坝的侮辱

据说华为和思科的主流交换机产品因为习惯性命名规则被绿坝过滤,导致将诸如“24口交换机”等产品不得不更名为“24嘴交换机”。原因是“24口交换机”这个名称中含有绿坝过滤的关键词“口交”。我觉得这简直就是对于《绿坝-花季护航》这一重要软件的侮辱。

互联网“很黄很暴力”信息的泛滥,严重威胁着下一代的健康安全成长,国家一直致力于扫除互联网媒介中的涉黄、涉暴信息,“你有孩子吗?”如果你有孩子,你愿意让自己的孩子接触这些低俗不良的信息吗?一些人也许会说,我已经成人了,什么事没有见过,什么事没有做过?而且,互联网适度的不良信息也是对和谐社会的一种贡献,这会减少很多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生,我说,这简直就是放屁。毛泽东同志说了:“不许放屁!”对于网络色情信息必须要严加管理,谷歌中国“散布”黄色有害信息,被有关部门诫勉谈话,并且果断关闭谷歌中国的境外网页搜索业务,这是大好事,我们要举双手赞成。为了坚决堵住网络黄毒信息的泛滥之势,工信部出巨资在全国推广“绿坝”软件,这是对于下一代负责的表现,也是全国人民的众望所归。个别别有用心的人居然凭空炮制出了所谓的“24嘴交换机”事件,把一款凝聚科研人员心血的重要软件诬蔑为一个“呆、傻、痴”的笑料,我请问:你们的良心在哪里?你们倒底在替谁说话?

“24嘴交换机”是对绿坝软件的公然诬蔑,现在已然登上了谷歌中国的热搜榜,我们强烈要求谷歌中国停止这一损害绿坝形象、诬蔑绿坝功能的恶意搜索词,并且向绿坝生产方道歉。我们也建议有关部门对谷歌中国的这一恶意行为按照有关法律进行处罚;如果一时找不到有关法律,建议有关部门按照有关法规进行处罚;如果一时找不到有关法规,建议有关部门直接按照日内瓦公约有关规定进行处罚,总之,我们肯定能够找到一个规定。我们宁可失去一个什么谷歌、稻歌、秧歌的,也绝不允许把绿坝软件变成一个笑料,供悠闲的中国人做沙中语。

郑渊洁退出北京市作协的审美疲劳

著名儿童文学家、“童话大王”郑渊洁日前在其新浪博客上宣布退出北京市作家协会,原因是“本人明显感觉受到北京作家协会的排挤”,这实在是一出严重的审美疲劳戏。

21世纪的中国,网络已经通透了几千年来挡在普通民众面前那堵厚重的墙。这堵厚重的墙曾经是权力和威严的象征,墙的一面风和日丽,另一面却水泄不通。在互联网日益发达的今天,在社会文明不断进步的21世纪,互联网以一个技术的神奇产品引爆了这堵厚墙的根基,两个阿拉伯数字组成的信息资讯像洪水一样扑面而来,让没有防备的人们有点措手不及。在这洪水之中,裹挟着名人、精英和崇高的曾经不敢设想的信息,这其中,就包括童话大王郑渊洁先生。自从上世纪以来,郑渊洁的童话故事曾经“影响了两代人”,而在互联网面前,人们居然和这个孩提时代的偶像能够倾心交谈,能够在心爱的童话书上见到作者的亲笔签名,不要说,这是一件让人狂欢的事。然而我们现在需要承认:互联网已经融入现代人的日常生活之中,无论名人还是歌皇,我们已经习惯了听闻他们的绯闻和私生活,神秘的面纱已经揭去,我们需要歌皇影帝们多奉献优秀的文娱作品,需要郑渊洁先生多创作风趣的儿童文学作品。可是,郑渊洁先生却宣布退出北京作协了,虽然这不一定影响到孩子们期待的优秀童话的创作,但是终归期待和现实不太一样,于是,我们明显感觉到了疲劳。

对于郑渊洁和北京作协的恩怨纠葛我无从知晓,也绝无兴趣。但是我以自己凡人的智商理解,有人的地方总会有事。郑渊洁先生能够赚钱了,于是那些仍然点着油灯爬格子的传统作家们有点想不通,于是遭遇排挤,这是正常的事。即便几个孩子玩躲猫猫,也会有一个要被排挤,鲁迅 就曾经形象地写到,这个被排挤的家伙在地上狠狠地写道:“小三子可乎之及及也,统统三千三百刀!”小孩子也就罢了,写下这几个字,希望他的玩伴看见,更希望热心的老大哥看见,好给自己解解闷气。可是郑渊洁先生把这样私事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即便我们已经看见了,但是谁知道背后的故事到底是什么呢?

名人总是多事的。郑渊洁先生曾经与另一位“著名儿童文学家”杨红樱女士交过恶,也遭遇过“被北京市文联辞退”的尴尬往事,这回主动退出作协,也许是一种更有力的反击。但是我们已经疲倦了,假如下一回网上传来郑先生新书出版的喜讯,我倒是一定会先睹为快的。因为很遗憾,我至今没有看过郑先生的任何一本书,在推荐给儿子的精神作品中,只有《猫和老鼠》、《安徒生童话》和《伊索寓言》这些过时的东东,没有一本(部)国产的东西,更别提什么皮皮鲁了。

Copyright © 2019 ALENG的自媒体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