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人比较偏激。腊30晚上我正和几哥们喝酒,有人说别吵了,小点声。我说怎么了这是?有人说,快来看呀,赵本山要出来了。我一时气愤,高声责骂那谁:赵本山出不出来关我什么事?

老实说,我这人不看电视已经好多年了,不看春晚也已经N年了。不看电视,是因为中国的电视节目都是拍给3岁小孩看的,咱这人大智商没有,不能领国携政,也不能去索马里打击海盗,但是国产电视节目我一眼就看出是拍给小孩看的,太幽默了,对健康也不好,过去喜欢看凤凰卫视,但是现在的中星6B上这个人见人爱的电视台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已经加密播出看不上了,于是干脆不看;不看春晚,是因为太俗了,都演了20年了,老是一个赵本山,一个《好日子》,我对赵本山没有好感。

最近在翻看网络新闻的时候,满世界都是赵本山和什么小沈阳,我气不打一处来。是仇富么?不是,我尊重任何劳动创造财富的人;是嫉能么?也不是,我们的社会就是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材,我在自己的领域内,也希望成为一个有用的人;那是什么呢?是窝囊!我感到13亿人的中国舞台上,总是几个老面孔的艺人太单调、太寂寞,因而太窝囊。春晚本来是一个电视台的娱乐节目,但是在中国特殊的国情下,这台普通的文艺晚会已经异化成了一个严肃的盒子,因为太老旧,所以盒子老化了,生锈了,因而里面的人想出来出不来,外面的人想进去却进不去。在体制更新,经济发展的21世纪,正当国人理直气壮,激情澎湃地追求美好生活的今天,几乎所有的领域都在经历推陈出新、激烈变革的巨变,而春晚却最后抓住了历史的车轮,试图在某个领域抓一把祖宗的古董,好放在自己早已生锈的盒子里,然后号令天下,左右视听,倒国人的胃口,而且在喜庆团圆的年30晚上。

我很奇怪:诺大一个中国,百花齐放的文艺界,就不能每年推出些新鲜的面孔逗国人乐吗?你这个早已生锈的盒子里有啥宝贝哟!打开盒子,放点新空气进去,春晚照样还是春晚,国人照样还是国人,但是新空气进去后,“家父”不再是“家父”,马季也不再是马季的儿子,地球照转,大河照流,碍着谁呢?

多年前,鲁迅先生一针见血地指斥中国人有种看客的天性。他们一天不看别人吵架就浑身不舒服,即便一个3岁小孩遥望皇上驾临也知道匍伏请安。麻木之外,更是奴性不改。一台无聊的文艺晚会成了国人的年夜大餐,几个有趣的艺人成了举国的掌心宝贝,我真是呜呼哀哉!

春晚是一定要办下去,否则,国人“坚决不答应”,但是赵本山决不关我的事,都离我远点,省得心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