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NG的自媒体

Date: 2008 年 12 月 17 日

鲁迅的情书

女人和酒有关系,这情况只要随便到各种有酒的场合就能知道,即便是谈工作,也要在3杯酒之前,3杯酒之后一般谈的不是工作。
 
2
 
男人大约期待的绝非能够得到的东西,这种期待和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一般能够持续到结婚的前一天。
 
3
 
没有酒,我估计就不会有真的文学,也绝不会存在美好的世界。原因很简单,所有美丽而忧伤的爱情故事多半发生在酒精之后的幻觉中。
 
4
 
男人的骨子里没有真的事业,都是被逼的。
 
5
 
最近阅读鲁迅的书信,发现所有写得最长的那些信件都是给许广平的,充满了关怀和担忧,也有温馨和浪漫,从而使得我对他更加敬仰。真的男人就应该不只一面,也不是三面,而是两面。
 
6
 
忽然翻出来一个多年前的旧本本,扉页赫然写着两行字:不如直与黄金印,惜取沙场万骷髅。但是我想,可能也有些尘埃飞扬的沙场不是为了黄金印,或者即便就是为了这颗印,也是为了确保几颗新鲜的荔枝能够及时到货。古人如此,今人呢?
 
7
 
我至今未曾见过真正的沙漠,我希望能够有这样一次旅行,但是可能不容易,因为妻说今后我的任何一次出门都要有她全程陪同,而她绝不会喜欢沙漠。
 
8
 
最近攒了点私房钱,买了20注双色球,总共中了3个数,余下的全部投入快乐8,猜了一个小时,花去180元,收入4元,大笑一声出门去,吃了一碗牛肉面。

个人站长不能为百度而死

昨天在A5上捏了个软文,对那种依靠简单复制、粘贴进行网站建设,进而希冀养家糊口的同志们进行了不太友好的斥责。我本来以为大家会祭出谩骂和攻击的互联网法宝,仅口水就要将洒家淹没了,但是这情况没有发生。我从而对在A5上混的站长朋友有了一份肃然起敬,现在想想,其实大家真的不容易。在网上混,没点奇技淫巧是行不通的,更何况许多人必须依靠那些所谓的“垃圾站”混碗稀饭吃,没点“伪装”的本领是不行的。

话说回来,做站长这活的,有几个不在乎流量和排名的?我做这个小站(aleng.net),本来是想着在网上有个自己的窝,早餐稀饭晚饭油条都自己来弄,不看别人的眼色,也不为门户编辑的偏执和傲慢而气得辗转反侧。做站前,我对于流量啊,seo啊什么的一概不知,也发誓绝不追求这种无聊的虚荣。但是做了一个月站长之后,才发现一旦上了这贼船,断没有靠岸的希望。晚上别人都鼾声如雷上西天转去了,咱还黑灯瞎火的在百度上site、site、site,都site了180遍了还不放心;在alexa上不住地刷呀刷,好像alexa每隔一分钟就会更新一次,像那些在沙漠里迷了路的可怜人一样,总以为指南针出来故障,而不是自己出故障了。当我们目睹GG的收录一天比一天多了点时候,竟然来了那种久违的愉悦:像个傻小孩得了一块糖一样看啊看的,都舍不得关掉IE。我就有过这种傻傻的经历:10天前,我照例对着alexa开刷,发现综合排名一栏竟然出现了数字,没看仔细以为是进了前100万,狂喜之下连抽了三支劣质卷烟,然后起身对着初升的太阳做了一个深呼吸,顺便展了展佝偻的躯体。但是忽然一想,不对吧?全世界有一亿多网站,我凭什么一个刚满月的小站就要进来100万?于是再看,发现原来是1000多万!

我的小站本来是要写点随笔时评什么的,但是现在提笔就是百度GG和seo。我真想不通,做站长的,假如蔑视了百度和GG,会是什么结局呢?可能的情况是:没人知道你在做什么。那么还有没有办法让别人知道你在做什么呢?可不可贷款10万在央视买个5秒钟的广告呢?征途当年就是这么做的,他做大了,于是无所谓什么百度GG,但是这种豪赌对于大多数个人站长来说毫无意义,因为我们没有那么多钱,即便有,也是从联盟那里一分一毛地挣来的,花这么多钱做个5秒钟的老板也划不来。于是只有把自己绑在百度和谷歌上,向李彦宏讨几个饭钱,除此之外,没有退路,也别无选择。

做小站一个月了,虽然时间不长,完全是一个小小鸟,但是其中的酸甜苦辣我已经略知一二。感谢那些长期从事这行事业的老老鸟,向你们致敬!向你们学习!我将跟在你们的身后,看你们摸石头过河,给我这样的小小鸟指引前进的方向。我坚信,我们不能为百度而死。总有一天,我们要站长百度的肩膀上,向着初升的太阳大声呼喊:站长万岁!

 

Copyright © 2019 ALENG的自媒体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