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次发现了人性之恶的几个证据。
 
证据一:36岁的湖北女子李某,因为家庭困难,无力养护年仅两岁的儿子,公然在大街上张贴卖儿启事,要价1.5万元;证据二:广州王某,为了换取外出旅游的费用,将8个月大的亲生儿子以1.58万元的价格买给别人;证据三:我所在的地方,有一个妇女抱着10个月大的儿子纵身跳入水井,均抢救无效。
 
有这几个证据就够了。
 
莎士比亚说,人是天地的精华,万物的灵长。我感觉现代人类被物欲的洪流所窒息,已经失却了良心和道德的原始羁绊,分辨不出痛苦情仇,亵渎了精华和灵长的美誉。因此,中国社会道德衰败的乱象,不是高潮,也还未至灭亡前的疯狂,仅仅才是开始。只有人性的善的复归,才能拯救一个民族和国家走向繁荣和富强,而不是物质的极大丰富。
 
 
人类最惧怕什么呢?
 
文明规范了人的生活方式,使得人类有了羞耻感,这是人的社会性的最大成就。但是人的羞耻感的表现并不是惧怕袒露隐私,而是敬畏灵魂深处从不去碰的两样东西:头顶上灿烂的星空和内心的道德法则。因此,羞耻是人所畏惧的,羞耻感是人做为“人”的最后底线。
 
失却了羞耻感的人,比任何凶猛的动物都可怕。因为任何动物尚且没有掌握犯罪的技俩,而一个失却了羞耻感的人却拥有丰富的“人”的阅历,这就非常可怕。那些卖儿鬻女的人,我同情她们的悲惨处境,但是鄙视她们的良心。因为她们就失却了羞耻感。
 
儿子每天晚上都要缠着我和他看那些小动物的图画书。
 
他用小手指着一副图说“Se?!”(家乡的方言,这是什么的意思)
 
我说“小熊猫啊”。
 
儿子就做出一个拥抱的动作,说“抱抱”,再指着一副图说“Se?!”
 
我说“狼哎……”
 
儿子就做出一个怕怕的样子,眼睛睁得大大的,好像很惊恐地说“咬来,咬来……”
 
我们在童年的时代,就已经有了善恶和是非的判断,尽管他们都是极原始,且是非常朴素的。
 
 
我以为自己有极博大的胸怀,爱任何人。
 
这种博爱看起来似乎很难,但是做起来其实很简单。只需要我们有一颗平静的心,不追逐莫名的激动,不放浪浮躁的良心。
 
周国平说,“看到今天许多人以满足物质欲望为人生惟一目标,全部生活由赚钱和花钱两件事组成,我为人们心灵的贫乏感到震惊。”我确信自己逃脱不了赚钱和花钱的歧途,但是在物质和心灵之间,保持一颗平常心,以避免和兽混为一谈,总还是我的追求。
 
那怕这追求在物质极大丰富的人看来,是多么的耻辱和虚弱。